Saturday, December 25, 2010

美國文化的方向是不是如此? 

美國文化的方向是不是如此? 
………………………………………………*李察
(問到底 No.7985 2010 1226 Sunday)
 
(還要注意的是:看看此歌是怎樣推出的?絕不是一個普通的小伙子能夠弄出來。此是大公司的出品呢。是大企業以龐大資金和人力物力,正在推動一種向下的生活方式呢?背景是一間酒吧。用慢動作拍出的縱酒狂歡圖,把當場的壞感都美化了。 )







  為甚麼美國人認為,「追尋快樂」是一種這樣重要的權利,以至必須寫在「獨立宣言」之中?
 
  「追尋快樂」,是一個很曖昧的字眼,跟「尋歡作樂」很接近。今日美國,有些流行歌曲,把「追尋快樂」,當作是吸食毒品的同義詞。
 
  李察試譯其中一首就叫做「Pursuit of Happiness」的歌詞如下:

  擠一點,小一點,捲一捲,抽一口。覺得亮,覺得光,半夜兩點,夏夜閃閃。我不管,手把軑盤,醉中駕駛,我有自由。在中西部狂奔,縱情任意,夢己醒。有人叫我收一收,我只管狂叫挑(粗言)。我盡我情,往前去不回頭。如果我墮落,如果我死,我知道,我己盡情歡暢。如果我墮落,如果我死,也總好過被子彈射死。

(副歌)我只是追尋快樂。我更知道,發光的東西,也未必就是金。我會好起來的,只要我弄上了手、、、。
 (李察按,在歌曲的下半部,「只要我弄上了手、、、」一句,不斷重覆多次。)
 
  x x x x
 
  這首歌,在網上的點擊率是三百多萬(低估了????)。大多數的古典音樂,無論多麼優美,極難有這數字。今日的墮落青年們,找到代言人了。
 





以下是一個網民的呼聲:


Dear Vevo, Let me start by saying get your corporate asses off YouTube! Ever since these big companies started paying off YouTube so they could post their freaking videos we can't post ours. We are flagged for infringement every time we include a song we like in our videos.

This is YOUtube, the place where we can post OUR videos. If we wanted to listen to music from you wed go to your damn website.

To all people who want greedy corporates gone copy and paste this on Vevo shit


********************************************
曲文如下
Kid Cudi - Pursuit Of Happiness Lyrics



Pursuit Of Happiness Lyrics

VERSE 1:
Crush a bit, little bit, roll it up, take a hit(*看此四句是甚麼?)
Feelin’ lit feelin’ light, 2 am summer night.
I don't care, hand on the wheel, drivin drunk, I'm doin’ my thang
Rollin the Midwest side and out livin’ my life getting’ out dreams
People told me slow my roll I'm screaming out fuck that
Imma do just what I want lookin’ ahead no turnin’ back
if I fall if I die know I lived it till the fullest
if I fall if I die know I lived and missed some bullets

CHORUS
I'm on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and I know everything that shine ain't always gonna be gold(*唱者唱到此位置高舉耶穌像)
I'll be fine once I get it, I'll be good. x2

VERSE 2:

Tell me what you know about dreamin’ dreamin’
you don't really know about nothin’ nothin’
tell me what you know about them night terrors(*不要以為此是指責。此種行為,才是罪行的成因) every night
5 am, cold sweats wakin’ up to the skies
tell me what you know about dreams, dreams
tell me what you know about night terrors, nothin’
you don't really care about the trials of tomorrow
rather lay awake in a bed full of sorrow

CHORUS:

I'm on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and I know everything that shines ain't always gonna be gold
I'll be fine once I get it, I'll be good


CHORUS:

I'm on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I know everything that shines ain't always gold

I'll be fine once I get it, I'll be good. x2

CHORUS:

I'm on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and I know everything that shines ain't always gonna be gold, hey
I'll be fine once I get it, yeah, I'll be good

I'm on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And I know everything that shines ain't always gonna be gold, hey
I'll be fine once I get it, yeah
I'll be good

Pursuit of happiness, yeah
I don’t get it, I’ll be good

Sunday, December 19, 2010



為何《平安夜》是最不容易唱的?



為何《平安夜》是最不容易唱的?
………………………………………………*李察
(問到底 No.7978 2010 1219 Sunday)





為何平安夜是最不容易唱的?

大約是因為,我們己經離開了幼稚時期。
再要回去,需要一點努力了。

Thursday, December 16, 2010

林肯總統欣賞甚麼歌?

林肯總統欣賞甚麼歌?
………………………………………………*李察
(問到底 No.7971 2010 1212 Sunday








  有一次林肯演說,提到一首詩:「天使不敢去的地方,傻瓜衝進去。」林肯說,他就是要做那傻瓜,他就是要衝進去。但這是Johnny Mercer的歌詞,他生在一九零九年,比林肯遲了剛剛一百年,林肯怎會聽到一百年後的歌?詩的原作者是誰?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精神:
 
/Fools rush in where angels fear to tread.
/And so I come to you, my love, my heart above my head.
/Though I see the danger there
/If there's a chance for me, then I don't care

/Mm-mm-mm-mm

/Fools rush in where wise men never go
/But wise men never fall in love, so how are they to know?
/When we met, I felt my life begin
/So open up your heart and let this fool rush in……
 

Saturday, December 4, 2010




成功的終極秘密是甚麼?


成功的終極秘密是甚麼?



成功的終極秘密是甚麼?



成功的終極秘密是甚麼?
(此段是特別獻給那些非常熟悉的雨果迷欣賞的。每一個人物出場,都是一個美的回憶。)



成功的終極秘密是甚麼?
………………………………………………*李察
(問到底 No.7964 2010 1205 Sunday)
  
 
  每一次聽到非常非常好的歌,李察都會不由自主的
想:為甚麼他能唱得這樣好?又除非是這一位音樂家已
經離開人世,否則,李察都極力渴望想訪問:「為甚麼
你能夠唱得這樣好?」
 
  本周介紹的一首歌:“Bring Him Home" ,是音樂
劇《孤星淚》中的重點歌。本來,以往聽這歌,是沒有
怎樣留意到唱歌人的。只覺得那是作曲家的好處,或者
是小說原創者Victor Hugo 的好處。那聲音,忽然不斷
的在腦中迴響:You can give, You can take………..
那一種竭盡全力的呼聲,那一種渴求上蒼賜與生命的激
情,你再不可能不留意到他。他就是劇中飾演Valjean,
的Colm Wilkinson。
 
  問題忽然湧現:為何他能拉得這樣長?是他特別「長
氣」嗎?
 
  當然不是「長氣」。長氣是誰都會的。只要盡力拉
長,多練肺功能就是。
 
  這才忽然想到,這是一種「盡」的感覺。是全部生
命都已經用盡的那一種感覺。
 
  李察想起兒時的賽跑經驗。因為跌過一次,以後,
都不敢「放盡」,也從來沒有在賽跑中勝利過。音樂,
或者人生的其他道理,是否相同?
 
  其實,比較接近的比喻,應該是「沸騰」。生命就
好像水那樣。必須來到百分之百的沸點,水才能化為蒸
氣,飛上去,變為雲。那是絕對的,是不可妥協的。你
永遠不能指望,八十度的低溫,就叫做沸騰。溫度不夠
的水,只能「陰乾」。
 
  生命就是這樣。
 
  你是為錢,還是為愛?你是為正義,還是為邪惡?
這是不容妥協的。任何妥協,都不是沸騰。
 
  為甚麼永遠不敢放手去幹?搞藝術,永遠都只能騙
飯吃,永遠都是第二流。做生意,永遠都做不上去,永
遠都沒有把全盤心力放進去。
 
  你的十字架,是否已在肩上?你是扛起來,還是倒
下去?讓溫柔鄉裡的暖水,把自己陰陰的浸著、泡著,
永不沸騰?
 
  成功的秘訣就是只有這樣簡單的兩個字:
 
  沸 騰 !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Sunday, November 28, 2010

蕭士塔高維奇,好在何處?




蕭士塔高維奇,好在何處?
………………………………………………*李察
(問到底 No.7957 2010 1128 Sunday)
  
 
  對於李察來說,蕭士塔高維奇(Shostakovich)是一
個陌生的名字。相信讀者也是同意的。這許多年來,簡
直是碰都未有碰過一次。
 
  大約,聽音樂也是分級的。不但只是偏好不同,連
級別也不同。未到這個級別的低年班學生,從未聽過,
是不足為奇的。
 
  引動李察興趣的,是數周前報導的Gustavo
Dudamel 在委內瑞拉的演出。當時只聽過蕭士塔高維
奇第十的其中一小段快板。雖然,對於全曲,仍是一點
認識都沒有。只覺得,在這一小段裡,有一股熱火似的
生命力。而這種生命力,是從未曾在其他音樂家身上出
現過的。包括貝多芬,包括馬勒,都從未有這種聲音。
而這種感覺,今日重新再拿全曲出來聽一次,更明顯。
這是一次處女航,自己是從未曾航行於這種地方的。但
心情裡的悸動,不絕的告訴自己,音樂的大森林裡,這
是你從未曾去到的地方。
 
  這不是一首新歌。而是一個新的地方,一種新的境
界。大約人生最高興的事,莫過於此了。你以為,你甚
麼都已經見過,你以為,你甚麼都已經知道,你以為,
世界已經再無驚喜。但忽然柳暗花明。這一道金光,這
一種全新的境界,世間之上,再無其他的領域,能夠令
人如此歡快。
 
  文章寫到此處,交響曲已經來到第四章了。但是,
但是,電腦好像有點故障,很多秒都沒有聲音。更加引
人懸念。完全的靜默,比指揮的棒子,更加靜默。是不
是造物主的玩笑?使這一首曲子,無端多了很多等候的
空白?還是自己的心,早已經進去了。無論聲音是甚麼,
都不再重要了?下次,當我有多一點的錢,買來一個全
新的電腦,徹底消除所有木馬程式,那樣,也許,我會
懷念這一刻的。沒有一個指揮家,敢如此痛剮這一首曲
子的。而竟然,是剮得如此完美。
 
  聲音每一次重新出現,都是美得如此逼人。為甚麼
偏偏是要來到第四樂章,才有這種緩慢之美?難得有
人,再在緩慢之中,再插進空白?而這一樂章,李察就
是這樣遂句遂句地聽完的。再沒有比這更加特別的經驗
了。
 
  終於,拿起滑鼠,把所有殘存的記憶都撥走了。這
才發覺,剛才的空白,才真的是精彩。
 
  終於,慢板過去了。快板又來了。完全不是傳統的
交響曲式。他在玩甚麼?他在告訴你,人生是有很多階
段的。別以為,你甚麼都見過!
 
  而這一首,是第十呢。從前發生過甚麼事?你想知
道,我更加想知道。
 
  但是,忽然間,巴松管來了。多麼輕快的一段預告。
好像在告訴你,森林的前面,只要繞過去,就是另一樂
章,還有的,前面還有的。不要錯過了。真的不要錯過
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Saturday, November 20, 2010




格里歌利讚歌的美在何處?

格里歌利讚歌的美在何處??
………………………………………………*李察
(問到底 No.7950 2010 1121 Sunday)
  







這一類的讚歌,持續一個下午那樣的聽去,心就會是異常平靜了。

Friday, November 12, 2010

imagine 的境界是甚麼?

imagine 的境界是甚麼? 
………………………………………………*李察
(問到底 No.7943 2010 1114 Sunday)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
It's easy if you try
No hell below us
Above us only sky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It isn't hard to do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And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Imagine no possessions
I wonder if you can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A brotherhood of man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本周的歌,只有一首。但這一首歌,卻是要用幾十年光陰, 
才能明白的。李察是天主教徒,但卻深深同意歌詞的命意。

沒有天堂,沒有地獄,沒有宗教,連國家都沒有,佔有
都沒有.....這是甚麼境界? 不就是心靈的最高境界
了嗎?這不就是真正的天堂了嗎?  

或者有人反對的。

或者有人有更高明見解的。

請用一首歌說出來。請唱出你的歌。請不要用子彈, 請不要
用刀槍。請不要寫文章。而李察這小小文章也是多餘的。請
寫詩。請唱歌。


還要再等幾年, 才有更好的歌? 


(李察按:本篇提早了。這是因為本周約了朋友往廣東江門地區一行。希望看看一個當地的教會。
    在大陸,未必可能上網了。星期六去(十一月十三日下午),星期一(十五日)晚才返。想念你們。)

Saturday, November 6, 2010




改變世界的希望,是否就在委內瑞拉?

為何音樂可能挽救世界?
………………………………………………*李察
(問到底 No.7936 2010 1107 Sunday)
  
  
  曾經去南美洲旅行的人,很容易會被一種灰色的情
緒感染。覺得世界上充滿了絕望。因為,那是一個近乎
絕望的罪惡世界。不只是旅客感受威脅,事實上是當地
人亦完全一樣。媽媽上市場買菜,孩子不會知道,媽媽
能否回來。爸爸上班,也不知道會不會下班。
 
  委內瑞拉,經濟環境大約是在南美諸國中比較好
的。但全國一樣是處在魔鬼統治之中。罪惡的黑手,無
處不在。
 
  另一個地方是智利。那是山脈與礦藏的地方。最近
的拯救礦難事件中,智利總統用了極大努力,把三十幾
個被深埋的礦工救出。這是普世新潮流的一部份。這普
世的新清流,就是「愛」。而這是不能用任何其他力量
阻撓的。大約是「愛」的清流,已經來到世界了。
 
  委內瑞拉近三十年來,原來已經有極大變化。這是
我們外面不知道的人,感覺很慚愧的。世界已經變化,
但我們不知道。
 
  委內瑞拉有一位智者。他是Maestro Jose Antonio
Abreu ,三十多年來,他努力在委內瑞拉推廣古典音樂。
他幫助無數青年人,把他們從黑暗世界中拉了出來。古
典音樂,加上了南美洲獨特的風味,周行全世界。
 
  有一部紀錄片,名為「El Sistema」的,紀錄了這
事的全程。有心人,實在不容錯過。因為,這影片不但
只可能改變個人的一生,更可能改變整個世界。在你能
買到這影片之前,李察找到了一些You tube 片段。相
信亦可以使霧海迷心覺醒了。
 
  看完,你或會發覺,西班牙語才是全世界最美的語
文,而委內瑞拉,是比瑞士更加美麗的地方。至於委內
瑞拉的美少女和美少男們,吸引力之大,簡直是無窮無
盡的。
 
  想立刻去買一張單程機票,直飛委內瑞拉的卡拉卡
斯首府?那仍是魔鬼肆虐的黑暗地域呢。但天亮亦不太
遠了。
 
  最後還要說明一點:音樂能夠改變世界,是因為,
音樂是其中的一處重要管道。透過這管道,可以抵達那
愛的大海洋的。片中的一個音樂老師,每天在校門迎接
同學上課。伊是不用點名的。伊只用一個香吻,歡迎每
一位同學。啊,那真是一個美麗世界。
-----------------(李察按:「伊」是She 的中譯。)






(他就是 Gustavo Dudamel, 未來世界希望的代表者。希望李察沒有看錯。)


(看這位青年人,他的臉上還有打鬥疤痕。古典音樂改變了他。)


(李察按:他就是Claudio Abbado. 後面的人就是El Sistema 的創辦人 Maestro Jose Antonio Abreu)
(其中的白手套一段,就是李察介紹過的手語唱歌。那是很美麗動人的。)
(影片中一個女孩子,用手語說話,其實是用軀幹說話。伊的一顆心,都全部因此暴露了。)

El Sistema USA Movie sample from ElSistemaUSAmovie on Vimeo.





(片中的法文,或者我聽不到,但心早己和他們一起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Saturday, October 30, 2010




這是誰的奇特 i-pod?

這是誰的奇特 i-pod?
………………………………………………*李察
(問到底 No.7929 2010 1031 Sunday)
  
  
  所謂「i-pod」未必是真的「i-pod」。可能只是同名
物體。只不過是商人們無法為這種產品正確命名。所以,
很多人都以為,那些小小的,不同款式,甚至不同用途
的mp3 或者 mp4 之類,就是 「i-pod」。其實,很多
深圳的小型產品,都比i-pod好。因為可以插卡,又能
播放wav 檔案。下次你去購買的時候,一定要親自拿
一隻含有wav file 的小卡去,試試能否播放。所謂wav
file 是你自己在電腦中播放音樂cd 時,利用電腦所能
擷取的最好的,最不失真的檔案型式。當你在弄好了自
己的wav 小卡,再去買一隻小小的播放器回來,你就
有了最理想的「隨身聽」了。而唯一不理想的只是電池。
那機器的電池,只能用一年左右。有時,十個月已經用
完了。你又要去再買一隻新型號的了。
 
  以上,只是要求嚴格的你,因為需要聆聽特殊的古
典音樂,所以才需要的。一般的青年人,永遠不接觸古
典音樂的青年人,只要一隻廉價的mp3 就夠了。那是
一種很cheap 很cheap 的機器。因為,mp3 的格式,
把原來的cd 音樂格式,都簡單化了,刪去了大量的音
頻,只餘下中音部份和所謂的重低音,不過是粗糙的鼓
聲和噪音而已。但是,mp3 卻由於佔的空間少,只要
很少的記憶體,就能夠錄下大量的流行曲。一萬首流行
曲,也用不了多少。
 
  而青年人們有空無聊,或者趁老師授課的時間,就
在檯底下交換i-pod。因為,可以看看其他人的i-pod 裡,
有甚麼歌是自己沒有的,便可以換回來。
 
  所以,mp3 是隨時易手的。中五E班某位同學的
mp3,隨時可能被人借上借,借了去中六B班。中間可
能易手無數次,而最流行的流行曲,就是這樣的被人流
行了。
 
  而一個相同的peer group 裡,彼此之間的i-pod,
是沒有甚麼秘密的。你的歌,也就是我的歌。
 
  直到有一天,傳回來了一隻i-pod,令全班同學都
大感驚異。他們從不知道,世界上是有這一種歌的。
 
  都是一些外星文字。其實,只是意大利文和法文的
歌詞第一句。古典歌劇的名曲,通常都是用第一句作為
歌名的。同學們竭力搜尋。想找一些他們熟悉的流行曲。
但是,一首都沒有。
 
  「啊,這是甚麼歌?」同學們爭著要聽。可憐的耳
機電線,都被扯斷了。
 
  Mp3的主人回來了。
 
  這位女孩子把手放在口裡,眼睛張大不能相信,新
買回來不久的mp3 耳筒,竟被同學扯斷了。
 
  但是,同學們沒有被這一雙驚詫的大眼睛制止,紛
紛上前質問:
 
  「為甚麼你要聽這些歌?」
 
  「為甚麼你一首偶像歌都沒有?」
 
  「為甚麼你的口味這樣奇怪?」
 
  「你真是怪人。你去那裡找來這些怪歌?」
 
  「你不覺得不應該嗎?」
 
  群情洶湧。同學們幾乎把他的mp3 捏碎。他們好
像發現了一個外星怪物,幾乎是絕對不能接受。
  
  忽然,有人找來了一具小小的mp3 擴音器。
 
  「哎,不用爭啦,讓我們聽聽他的歌!」 
 
  大家忽然靜了下來。
 
  女孩子俯身下來,在mp3裡尋找。剛好,有一首"La
Donna e Mobile"(「女人善變」),那是Verdi 的名曲。
十九世紀是沒有電視,沒有電台的時代。但是,這首曲
子,在舞台上演出了一晚,第二天,街上便到處有人唱
了。
  
  他們一起聽完了這首歌。雖然沒有人知道歌詞唱甚
麼。但畢竟,旋律已經入腦。
 
  他們便把mp3 還了給女孩子,一哄而散。
 
  女孩子也想不到,事情會這樣結束。忽然,一把怯
怯的男孩子聲音響起。原來,還有一個男孩子沒有離去:
 
  「我是中六c班的,想跟你借剛才的那首歌,可以
嗎?」
 
  而這,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了。






(Verdi: "La Donna e Mobile" in Rigoletto. Sung by Aquiles
Machado. DVD HX-0051)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Sunday, October 24, 2010

是否聾耳的人,一樣可以聴音樂?

是否聾耳的人,一樣可以聴音樂?
………………………………………………*李察
(問到底 No.7922 2010 1024 Sunday)
 

這是李察上周在香港大球場的天主教傳教節上拍的片段。
只用手機臨時拍的。zoom 進的時候,簡直只得一片模糊。
但是,李察卻發覺,用手語傳達音樂訊息的人(後來才知道
是卓灝賢先生),卻有一種本領,把手語化為手的舞蹈。節奏
與韻味,都與音樂神似。到了後來,那一群聽覺障礙的朋友,
竟似完全了解音樂內容,齊齊用手語一起舞蹈。這場面是
十分令人感動的。想深一層才發覺,無論是音樂的聲波也
好,手語的光波也好,都無非是一種橋樑。不是一切人都
能過橋的。唯一要求,是要有一顆心。有心就可過橋。

問題是:過橋的人,去了那裡?

凡是曾經過橋的人,都知道的。

那一刻,當你察覺自己含著濕淚而視線開始模糊的時候,
或者,你己抵達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一隻古怪的ipod,怪在那裡?(構思中)

一隻古怪的ipod,怪在那裡?(構思中)







誰是未來音樂世界的希望?

誰是未來音樂世界的希望?
………………………………………………*李察
(問到底 No.7915 2010 1017 Sunday)




希臘作曲家 Eleni Karainbrou 的曲子,是震撼性的,
是爆炸性的。因為,我們一面慨嘆古典音樂的式微,一面
又發現了如此完美的好作曲家。

說來十分慚愧,李察對這作家,一無所知。連這套電影,
也從未看過,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竟有如此電影。

單看這畫面,就夠震撼的了。如今才知道,在平面的圖
畫上,真是有節奏的。看著這畫,聽著這音樂,你是絕
對絕對不想離開的。

或者,李察唯一自豪的只是,這音樂,李察只聽過一次。
現在是第二次聽,便立刻知道,這一位作曲家,跟Andrew Lloyd
Webber 一樣,都是未來音樂世界的希望。



*附註: 近代世界,也有不少有希望的音樂家。包括了
Andrew Lloyd Webber, 和 John Lennon,
還有寫作 les miserables 的作曲家 Claude Michel Schonberg
與及寫曲詞的: Herbert Kretzmer 等人。

Sunday, October 10, 2010

聖母頌的奧秘何在?







聖母頌的奧秘何在?
………………………………………………*李察
(問到底 No.7908 2010 1010 Saturday)

  
本來,想找一個小提琴版本的。但找了多時,無法找到
較為滿意的。卻一時之間,找到了一個歌唱的版本。

而聖母頌的奧秘,也跟所有藝術的奧秘一樣。

到底奧秘何在?如果有一個歌唱家,或者一個提琴家,
甚至一個口琴家,想演好此曲,需要的是甚麼?

是好像上周所提的:注意第一音嗎?

就是那第一音,就是那一連四拍的長音,是嗎?

  李察常提到一個寫作的小小秘訣:沒有把握的時候,決不
落第一筆。是不是一樣的原理?

  或者是的。但這裡所謂的「把握」,是甚麼?

而真相或者是:當你能夠落弓的時候,你己經胸有成竹了:

你己經進入了。你的心,己經無比清潔了。你己經上升
天際,不再迴首塵寰,一往無前了。

這樣的境界,一年之中,如果來到了一次,那麼,你就己
經成功。你晚晚練,日日練,如果百發百中,你就是無敵
於天下,你可以引領人世,你是先知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Saturday, October 2, 2010




馬勒是怎樣開始的? 

馬勒是怎樣開始的? 
………………………………………………*李察
(問到底 No.7901 2010 1003 Sunday)
 
 
  到底馬勒的一生,這富於啟示的一生,是如何開始
的?馬勒的生命,未必可以用快樂二字去描述。他未必
是快樂的。如果要說,那也只可能是一種天國的快樂。
而這種天國的快樂,凡人是很難明白的。我們只能猜想, 
這種快樂是如此誘人,他們天才一輩,一定是甘心情願, 
犧牲了我們凡人以為是快樂的一切快樂,也要去做的。

  更雖然的是:在他的心中,這些我們視作最高無尚
的東西,他只覺得有如兒戲,不值一顧。

  到底他的一生,是如何開始的? 

  到底這一朵美麗的火花,是怎樣點起來的? 

  就在他十首交響曲中的第一首,其中的第一樂章, 
其中的第一句,其中的第一個音符裡。

  許多指揮家,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一個地方。他
們只是輕鬆地放過了。

  李察無法在這裡讓你看,阿巴度在二零零九年
的時候,是怎樣處理的。真正想看的朋友,大約要
自己去買了。這裡只能讓你看他青年時期的表現。

上周的介紹中,看他的樣子,好像是很害怕,很緊張, 
戰戰兢兢的。想不到的是,到了他的老年,來到這第
一章第一句的時候,是更加戰戰兢兢。這是絕對重要
的第一音,必須要絕對控制了,以後的樂章,才會順
利。

  有點好像談戀愛。如果以為, 自己年輕,可以
亂來,以後會失控的。

  而阿巴度是沒有失控的。

  那好像是一個清晨。每一顆音符,都好像很怯弱
很幼稚。但這種幼稚,卻是將來的大方向呢。所以
阿巴度抓得很緊,就是這緣故。只是想不出,何以阿
巴度能夠有此發現。相信,這也是天才和平庸分手
的地方。從一開始,天才就是天才,平庸就是平庸。

  第一章,第一句,第一音。你想再聽一次嗎?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阿巴度怎樣指揮馬勒 ?

阿巴度怎樣指揮馬勒 ?
………………………………………………*李察
(問到底 No.7894 2010 0926 Sunday)











這裡是阿巴度早期指揮的馬勒第一。時間是一九九一年。如果你拿到了他在二零零九年在Lucerne 的版本比較, 
你會驚異,怎麼他少年的風采,到了老年一點也沒有改變。唯一只除了音樂完場的時候,他在激烈的高昂中回復的那一刻,喘氣的時候,好像有點力氣不足了。是幾乎喘氣不出。而第四章的激昂,是從前面來的。沒有前面三個樂章的奮鬥,第四章的勝利,便沒有那樣徹底。那陽光,就不會如此燦爛。我們時常都會忘記了。忘記了陽光是始終會出現的。忘記了太陽是不會永遠躲起來的。阿巴度提醒了我們,他打開了窗子,讓太陽像大海那樣湧進來。難怪觀眾都起立歡呼了。

第三樂章是非常特別的樂章。如果你記得,李察曾經寫過, 這是一首「獵人的喪禮進行曲」。如果非常熟悉這曲子, 那麼,你聽其他指揮的時候, 來到第三樂章,便會有不滿足的感覺。本來緊湊的曲子,好像拉長了。

但是,也只有阿巴度, 才能讓你看到這一場喪禮的真正意義。你隨著喪曲的步伐前進,忽然,路旁風光會吸引了你, 讓你看到死亡之外的生命世界。那美麗的一刻,才是真正感人落淚的一刻呢。

阿巴度是好的。他沒有了伯恩斯坦的油滑,也沒有任何的造作。他的真心誠意, 馬勒在天之靈, 一定滿心欣悅。

Sunday, September 19, 2010




聖彼得堡基洛夫芭蕾舞團有何驚喜?

 
 
聖彼得堡基洛夫芭蕾舞團有何驚喜?

………………………………………………*李察
(問到底 No.7887 2010 0919 Sunday)




李察曾經看過不少前蘇聯演出的芭舞。特別是
《天鵝湖》的版本,幾乎是出一部看一部。但
總覺得不能滿意。似乎水準不及歐美。但是,
最看到了一張名為「基洛夫古典芭蕾精華」的
DVD,才忽然發覺,俄國水準,似乎是迎頭趕上
了。不是趕上,而是比很多歐美芭蕾舞團,都
更加出色。短短片段,你忽然才知道,何謂
「優雅」。仙女們的動作,完全跟音樂的節奏
一致,每一細節,都充滿了品味。

而李察也很相信,這種品味,是不入俗眼的。俗
人看來,只覺可笑呢。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Saturday, September 11, 2010




我能指揮好馬勒嗎?

我能指揮好馬勒嗎?
………………………………………………*李察
(問到底 No.7880 2010 0912 Sunday)
 
 
  是好幾年前的事了。有一次李察祈禱上蒼,談到
了來生要做甚麼。出於一種很特別的衝動,對天主說,
希望來生要做一個指揮家。
 
  雖然這種想法是錯的。所希望要做的,是音樂表
達,而不是某種「職位」。這是李察經常講的。例如,
一個人應該立志醫好病人,而不是立志去做醫生。想
不到,落到自己頭上的時候,衝動之中,仍是這樣說。
不過,只想到,全能的上主,必定會從潛意識的深處
明白自己的,也不用多所顧慮了。
 
  以後,這就是李察的一種很特別的思想背景了:
我真能負起這重任嗎?每次看其他人指揮,心裡都有
一種惶惑:我能指得比他好嗎?
 
  而這也同樣是錯的。這是一種比較心呢。你豈能
帶著這樣的比較心上台?那是完全要不得的呢。
 
  看伯恩斯坦的時候,常常想:自己有沒有相同的
體力,去應付這樣劇烈的情緒起伏?
 
  其實這也是可笑的。夠不夠體力,夠不夠記憶力,
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自己有沒有那一顆心?能夠
不能夠進入音樂裡去?能不能夠知道音樂要表達的是
甚麼?如果知道了,體力就不是問題。就算是跛了、
殘了,不能像伯恩斯坦那樣劇烈的在台上跳,也一樣
可以充份表達的。
  
  以上,是很幼稚的想法。說出來,或者可以輕鬆
一些。


3rd movement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Saturday, September 4, 2010




聲音之清,清在那裡?




聲音之清,清在那裡?
………………………………………………*李察
(問到底 No.7873 2010 0905 Sunday)
 



Maria Callas 是不止一味高昂的。她的聲音之清,無與倫比。清澈之中,滿含品味。
這一首歌,大約可以陪我們一個雨天的黃昏了。(今日香港下雨。)

Saturday, August 28, 2010





誰能「喂」得比她更美?

誰能「喂」得比她更美?
…………………………………………………*李察
(問到底 No.7866 2010 0829 Sunday)
 




可曾被人「喂」過嗎?
那曾經「喂」你一聲的人,你是否終生不會忘記?
問題只是:誰人「喂」得比她更加溫柔?

聲學教授們,請告訴我,這樣這樣的溫柔,秘訣何在?

要怎樣,才學得到?






Saturday, August 21, 2010





為甚麼音樂也可以「醉人」?



為甚麼音樂也可以「醉人」?August 21 Saturday
…………………………………………………*李察
(問到底 No.7859 2010 0822 Sunday)
  
     *星期天籟*
  
  陳浩才的音樂節目「醉人的音樂」,李察當年也是
熱心聽眾。當年當日,要欣賞一點古典音樂,難過登
天。李察是澳門人,在澳門收聽香港的電台,以那時
的技術要求,非常不容易。要有昂貴的收音機,還要
架設特別高的天線。那時,較好的收音機,價格之昂,
大約等於普通小市民一年半載的薪金。而當年李察只
有一部小小的肥皂盒原子粒收音機,是自己買零件砌
的。也當然,這收音機只能接收澳門本地的兩個中波
電台:一個是以廣播小說馳名的綠村電台,另一個是
葡文電台。
 
  試問,這樣的收音機怎能欣賞古典音樂?還想聽
「醉人的音樂」?簡直是休想。所以,日日夜夜聽的,
是葡文電台裡的葡萄牙音樂。
 
  在一個全無古典音樂的地方,為何有人會愛上古
典音樂?全靠一群中學老師,每隔若干時候,在學校
裡舉辦一些音樂茶座。
 
  相信,這些學校內的音樂茶座,是跟陳浩才的紅
寶石音樂茶座,頗為相似的。那是沒有cd ,沒有dvd ,
而唱片又負擔不起的時代。這樣的茶座,幾乎就是唯
一的欣賞音樂機會了。你可以想像,這會造成多麼大
的饑渴感覺。
 
  要一直等到來到香港,才能用一部小小的原子粒
收音機,聽到真正的古典音樂廣播。入耳的,就是陳
浩才的那一把嗓子。不知他有沒有唱歌。這嗓子很容
易認,數十年後,偶然在電台裡聽到,都知道是他。
 
  他在普及古典音樂方面,貢獻不少。雖然這樣的
努力,很快就被庸俗的流行音樂全面掩蓋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8.22. 香港時間: )
(明天問題:)

Saturday, August 14, 2010





夢迴人生,有何感受?





夢迴人生,有何感受?
…………………………………………………*李察
(問到底 No.7838 2010 0801 Sunday)


  


  真是很奇怪很奇怪的感覺。李察已經一把年紀,
但每次看見小朋友演奏,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喪
失的童年。但這句話是錯的。我的童年不是仍然存
在麼?我不是仍然幼稚天真麼? 不然,我怎麼會
有所感覺?

 是的。有所感覺的人, 都是幼稚天真的。

 祝福你了。

Sunday, August 8, 2010





「古戲台」上,有甚麼聲音?

「古戲台」上,有甚麼聲音?
…………………………………………………*李察
(問到底 No.7831 2010 0725 Sunday)


  
  在繁華的蘇州市中心,有一條著名的「山塘街」。
傳說這條街是唐代詩人白居易建造的。所謂「七里山
塘」,就是沿著小河建造的一條長街。街的兩旁,都是
風味十足的古老小房子。雖然今天的河水,已經污染
得多了。
 
  這條山塘街,街頭有很多小商店,販賣蘇州的傳
統工藝品。旁邊的小碼頭,擠滿了等著上遊覽船的旅
客。旁邊又有敲著小鑼鼓的皮影戲,在呼喝著招覽觀
眾。就在一個如此熱鬧的地方,建成了一座兩層高的
「古戲台」。幾位中樂樂師在樓上,向著下面的熱鬧人
群演奏。
 
  演奏一段落的時候,一位樂師下樓了,李察趨前
詢問,你們這裡,有沒有一位汪健康老師。因為李察
聽說,這位汪老師,是功力甚高的專家。
 
  樂師帶著李察上樓,見到了汪老師。可惜當時是
在演奏當中,未及細談。汪老師很是高興,就帶李察
到古戲台上的側翼廂座,還專門演奏了一曲「春江花
月夜」,讓李察聆聽。老師說,從前的人,就是這樣在
廂座上聽的。
 
  音樂是很好的。可惜是下邊的皮影戲,聲音仍不
住的傳上來。要對抗這樣的環境,大約是需要很強的
氣魄才行了。
 
  而李察當時想到的是:相信這也是中國音樂的相
同課題。必須要有大氣魄,才站得起來的。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8.8. 香港時間: )
(明天問題:)

Sunday, August 1, 2010

餓音樂的感受如何?(補)

餓音樂的感受如何?
…………………………………………………*李察
(問到底 No.7824 2011 0718 Sunday)
   
離開了香港兩星期,忽然就沒有了音樂。

上海和杭州、蘇州等地,也不能說,就是沒有音樂
的。只是氣氛總有點不對。本來帶了一個sd 音樂機的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天氣太熱,總是沒有拿出來聽。

在上海黃埔江,看到江上有很大的音樂噴泉。依稀
傳出來音樂。要等到船靠得很近,才聽到原來是梁祝。

同行的友人說若是在外國就會播放重低音的敲打音樂
了。

想來也是的。這–點堅持也是必要的,我寧願聽梁祝
了。

餓音樂兩星期,離開時,在飛機上聽見巴哈,忽然
全身就軟了。好像想貼上去那樣。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7.11. 香港時間: )
(明天問題:)

Tuesday, July 6, 2010

啊,你還在等甚麼?




啊,你還在等甚麼?
…………………………………………………*李察
(問到底 No.7817 2011 0711 Sunday)
   
 
  「啊,你還在等甚麼」似乎是一句很普通的話。
用意大利文說,就是「Che piu cercando io vo'?」
用英文說,就更加簡單:「What am I Waiting for?」

  但這是一句歌詞。是唐尼采弟Donizetti 在歌劇
L'elisir d'amore 中的歌詞。

  這是一首你第一次聽,便可以徹底投入的歌。歌
未出,巴松管那異常幽怨的聲音,便已把你的靈魂緊
緊抓著。

  至於那女孩子,怎樣在眼眶中噙著一井的淚水,
已經不太重要了。重要的是此一刻,你忽然了解,原
來她是愛你的。兩顆心靈劇烈溝通。M'ama si m'ama lo
ve do 這句話,是不是應該如此譯法,是不是該譯作 
she loves me she loves me ,是不是 M'ama 的意
思就是 她愛我。也不太重要的。懂得意大利文的朋
友,或者可以証實的。但是,歌中的情感,是這樣的
濃烈,以至任何一個歌唱好手,都會被唐尼采弟輕鬆
擒住的。

  只要你在youtube 中鍵入:Una furtiva lagrima
不同的名家演譯便自動出現了。這裡只列出兩位。請
細心欣賞好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7.11. 香港時間: )
(明天問題:)

Sunday, July 4, 2010

誰能唱得更好的greensleeves?

誰能唱得更好的greensleeves?
…………………………………………………*李察
(問到底 No.7809 2010 0703 Saturday)
   





這一類古舊的民歌,太多人識唱,但太少人唱得好。
而且,每人聽這歌,都有自己的感情色彩。或者,
某一個營火的晚上,你和你的初戀情人一起唱過?

那樣,就真真不得了。再沒有人可能唱得更好的。因
為,這首歌,己經有了你的主觀情意。

又能否把這種主觀的情意,化為普天萬物的情意?

必須從個人的情感提昇出來。那樣,才會真的成為
傑作的。

努力吧。我的好朋友們。

Saturday, July 3, 2010

讀者寄來音樂片段

Claudio Arrau Liszt Transcendental Etudes No. 3 Paysage





有讀者寄來以上音樂片段。請欣賞。

Saturday, June 26, 2010

林懷民的勁力從何處來? 

林懷民的勁力從何處來?



林懷民的勁力從何處來?
……………………………………………*李察
(問到底 No.7803 2010 0627 Sunday)



舞台左側的僧人,只是橋梁。台上的三噸稻谷,同樣亦是橋梁。但是,如果沒有了一片心, 就是有橋也
過不了。在心和橋之間,是可以分割的。你可以離開稻谷,你可以離開僧人。你可以用沙代谷。到沙灘去, 
那裡有很多一樣的顆粒。但是,如果沒有了心, 就完全無用。

這個心的問題,只是一念之間的轉變。但是,許多人一生無法變改。因為,只因不肯落心去想。

力是空的。心才是實的。如果你想作一個好的舞者,樂者,文者,詩者。你需要的,只是一顆心。

問題只是:心從何來。但這是李察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如果你也問了相同的問題, 那麼, 相同的高度
,你也會去到。


下面是剛巧同名的片段。亦剛巧, 片段裡亦有心。那只是很少的一點心。找找看, 看能不能找到? 





Saturday, June 19, 2010




爵士樂的前景如何?

爵士樂的前景如何?
……………………………………………*李察
(問到底 No.7796 2010 0620 Sunday)
  

其實,一種曲式的前景,未必和這種曲式本身有關。
關係在於人。要看這個人是不是有內涵,要看這個人的
心裡在想甚麼。

一切的前景,其實都可以是很美麗的、、、




Jan Garbarek



Jan Garbarek & The Hilliard Ensemble- Parce Mihi Domine (2)



Silence - Jan Garbarek,Egberto Gismonti,Charlie Haden



讀者如想多看些 Jan Garbarek 的資料,請 進入以下網址
http://en.wikipedia.org/wiki/Jan_Garbarek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6.19 香港時間:5:00pm)
(明天問題:)

Sunday, June 13, 2010




太陽是怎樣出來的?

太陽是怎樣出來的?
……………………………………………*李察
(問到底 No.7789 2010 0613 Sunday)
 
 
  其實,音樂並不是音樂。藝術也並不是藝術。一
切都是真實的血淚生命。未曾經歷血淚,藝術是並不
存在的。

  所以,也不是一切人見過太陽的。你們每天看見
的太陽,都是假的。除非是從極度黑暗過來,否則無
法看見真正的太陽。看見太陽出來的那一刻,那種宏
偉哀哭的驚喜,那種震撼搖晃的昏暈,要在黑暗中的
囚徒才能感應,並非虛假的心智所能複製。
 
  這就是我們需要重新評價Verdi的原因。絕對不
要低估此人。他比莫扎特和巴哈,都毫不遜色。這一
種感覺,只有一個機會讓我們親自感受。那就是當
Toscanini 指揮 Verdi Requiem,來到第二部份Dies
Irae (末日經)的那一刻,你忽然就知道了。
 
  來到這一部份的指揮家們,通常都是全力以赴,
恨不得把大鑼擊碎,鼓皮撕裂,拼命要製造一種象徵
宏偉的音響。然後,寧靜忽然來了。一陣陣的小號,
四面八方,自遠而近。宏偉來到了。

最妙是卡拉揚。他在要多豪華有多豪華的現代音樂廳
中,讓幾組銅管樂手,各佔四角包廂。時候一到,就
在包廂中站起來吹奏,讓音樂好像真的自遠而近那
樣。那是一種德國式的精確。但是,精確之中,並無
血淚。
 
  因為,他不知道,血淚來自那裡。
 
  而托斯卡尼尼卻是知道的。他不用特別安排銅管
的座位,也不用特別改用鋼鐵的鼓鎚,更不用撕裂女
高音的聲帶,忽然之間,那長久黑暗中的太陽就出現
了。他給了我們甚麼?他給了我們光明。是的,光明
就是這樣的。人類就是有希望的。希望今天不來,明
天不來,一千年之後,始終會來的。希望始終是屬於
我們的。



Verdi Requiem: Dies Irae (part 1) 末日經
(太陽是怎樣出來的?)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6.13 香港時間:6:00pm)
(明天問題:)




Saturday, June 5, 2010



看他唱得多美?

看他唱得多美?
……………………………………………*李察
(問到底 No.7782 2010 0606 Sunday)
 


Royal Albert Hall, 12 September 2009

Mezzo-soprano Sarah Connolly performs "Thy hand, Belinda... When I am laid in Earth" (Dido's Lament) from Henry Purcell's 1689 opera Dido and Aeneas. This is followed by the closing chorus "With drooping wings ye cupids come", sung by the BBC Singers.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640" height="385">

Thursday, May 27, 2010

中國古樂的最重要原則是甚麼?

中國古樂的最重要原則是甚麼?
……………………………………………*李察
(問到底 No。7775 2010 0530 Sunday)



  中國古樂的最重要原則,就是禁制。在遠古的中
國,音樂的用處,是在抑制人心。這一個原則,從今
日看,或者理解不同。但無論如何,可以幫助我們更
全面的了解音樂的用途。

  古人彈琴,不是隨便說彈便彈的。又要選擇靜室,
又要焚香沐浴,還要身心俱正,方可開彈。以下擇引
自《紅樓夢》中的片段文章,有比較詳細的說明。

...........................
  
  寶玉樂得手舞足蹈的說:「好妹妹,你既明琴理,
我們何不學起來。」黛玉道:「琴者,禁也。古人制
下,原以治身,涵養性情,抑其淫蕩,去其奢侈。若
要撫琴,必擇靜室高齋,或在層樓的上頭,在林石的
里面,或是山巔上,或是水涯上。再遇著那天地清和
的時候,風清月朗,焚香靜坐,心不外想,氣血和平,
才能與神合靈,與道合妙。所以古人說知音難遇。若
無知音,寧可獨對著那清風明月,蒼松怪石,野猿老
鶴,撫弄一番,以寄興趣,方為不負了這琴。還有一
層,又要指法好,取音好。若必要撫琴,先須衣冠整
齊,或鶴氅,或深衣,要如古人的像表,那才能稱聖
人之器,然後盥了手,焚上香,方才將身就在榻邊,
把琴放在案上,坐在第五徽的地方兒,對著自己的當
心,兩手方從容抬起,這才心身俱正。還要知道輕重
疾徐,卷舒自若,體態尊重方好。」寶玉道:「我們
學著頑,若這麼講究起來,那就難了。」 (《紅樓
夢》第八十六回)

   X X X X
  
  若按李察的了解,音樂對於人類心靈和身體,有
一個長長的地帶。就像光譜那樣的地帶。

  若是像中國古琴或西歐中古時代的宗教音樂,大
約是接近心靈多些的。投入欣賞這類樂曲的時候,自
然是心境澄明安靜,神聖潔淨。但是,在光譜的另一
頭,卻是動蕩搖擺,接近於物質和肉慾的感官享受。
這一類音樂,不必要靜室,相反是愈吵鬧愈好。在激
烈的音樂中,大群男女混合,喝酒抽菸,搖擺身軀。
此時,音樂的功能就是向下的。到了後來,往往就是
毒品介入,人們的心志完全接受操縱,失去常性。如
果用另一種說法,就是墮落於魔道了。
 
  問題是,中國古人所說,「琴者禁也」,是不是全
對的呢?到底人心能不能夠被音樂所拘禁,不再放蕩
呢?
 
  從歷史的發展角度看,都是不可能的。相信,任
何正派的古典音樂,或中國古琴曲,都無法挽救潮流
向下。
 
  潮流向下,必定另有原因,與音樂未必相關。但
是,無論如何,當我們心中有所戒備,就不會被不良
音樂所牽引,以至墮落了。











附錄:網上覓得一段文章,頗與《紅樓夢》中敘述相
近。

Title: 琴者,禁邪歸正,以和人心
Posted 2006-8-23 12: 24: 00


今聽管平湖先生《流水》一曲,讀《古琴叢談》見如
下一段引文,錄之:

琴者,禁邪歸正,以和人心。 是故聖人之治將以治
身,育其情性,和矣。抑乎淫蕩,去乎奢侈,以抱聖
人之樂。 所以微妙,在得夫其人,而樂其趣也。 凡
鼓琴,必擇淨室高堂,或升層樓之上,或於林石之間,
或登山顛,或游水湄,或觀宇中;值二氣高明之時,
清風明月之夜,焚香淨室,坐定,心不外馳,氣血和
平,方與神合,靈與道合。 若不遇知音,寧對清風
明月、蒼松怪石、顛猿老鶴而鼓耳,是為自得其樂也。
如是鼓琴,須要解意,知其意則知其趣,知其趣則知
其樂;不知音趣,樂雖熟何益? 徒多無補。 先要人
物風韻標格清楚,又要指法好、取音好、胸次好,口
上要有髯,胸中要有墨:六者兼備,方與添琴道。 如
要鼓琴,要先須衣冠整齊,或鶴氅,或深衣,要知古
人之象表方可稱聖人之器;然後浴水焚香,方才就榻,
以琴近案,座以第五徽之間,當對其心,則兩方舉指
法。 其心身要正,無得左右傾欹、前後抑合,其足
履地,若射步之宜。 右視其手,左顧其弦,手腕宜
低平,不宜高昂,左右要對徽,右手要近岳,指甲不
宜長,只留一米許。 甲肉要相半,其聲不枯,清潤
得宜。 按令入木,劈、托、抹、踢、吟、揉、鎖、
歷之法,皆盡其力,不宜飛撫作勢,輕薄之態,欲要
手勢花巧以好看,莫若推琴而就舞,若要聲音艷麗而
好聽,莫若棄琴而彈箏。 此為琴之大忌也。 務要輕、
重、疾、徐,卷舒自若,體態尊重,方能與道妙會,
神與道融。 故曰:「德不在手而在心,樂不在聲而在
道,興不在音而可以感天地之和,可以合神明之德。」
又曰:「左手吟、揉、綽、注,右手輕重、疾徐,更
有一般難說,其人須要讀書。」

------選於楊表正《重修正文對音捷要真傳琴譜》
http://moonlan77.blogbus.com/logs/11879277.html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5。30 香港時間:3:00pm)
(明天問題:)




Sunday, May 23, 2010




從肉歸靈的歌聲,有誰願聽?


從肉歸靈的歌聲,有誰願聽?
……………………………………………*李察
(問到底 No。7768 2010 0523 Sunday)
 

*星期天籟*
  從靈降落,就是肉。我們常常有所誤解。以為生
命就是肉。那是不全對的。生命其實是靈。肉是靈的
外在。人類文化,也正在經歷一番從靈而肉,又從肉
而靈的過程。西方文化,曾經有過靈的世代。那時的
音樂,全不牽涉肉慾思念。但是,很快,人們便厭倦
了這種聲音。後面的第二首,是格利歌利的宗教詠嘆。
喜歡聽的人,或者欣賞於短時間。可是,在中古的經
院中人,卻終生要聽這種音樂。很快,便會厭倦了。
很快,在人類耳朵裡,便注滿了重金屬的聾耳敲擊。
真是想也想不到,滑梯下滑的速度,會是這樣的快。

  問題只是;下一次迴旋,會是甚麼時候?到甚麼
時候,人類才能找到一種新的歌聲,一種既是屬於靈
性,但又不會令人生厭的歌聲?






`````````````````

Taize Come Holy Spirit Veni Creator Spiritus

VENI CREATOR SPIRITUS

1. Come, Creator Spirit,
Father of the poor.
Come, light of our hearts.
Come, source of all life.

2. You our only comforter.
Come, give us your peace.
Guide our steps with your light.

3. When in stress you support us,
in trials you give us strength,
consolation in the midst of grief.

4. Eternal light, visit the hearts
you have created and fill our innermost
being. Heal our wounds and renew our strength,
quench our deepest thirst.
Fill us with your grace.
Come, fill us with your gifts.

5. Give us comfort. Give us life.
Give us joy that never ends.
Come! Come! Come Holy Spirit!

Alleluia. Alleluia. Amen.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5.23 香港時間:6:00pm)
(明天問題:)




Friday, May 14, 2010




時代曲有甚麼好處?
(紀念黃奇智先生)




時代曲有甚麼好處?
(紀念黃奇智先生)
………………………………………………*李察
(問到底 No。7761 2010 0516 Sunday)
 
 
  幾年前的香港報章,不是這樣的。今時今日的專
欄大作,每逢開篇,常要引幾句孔子或孝經之類。大
約這是作家們的入場証。有了這証,專欄的地位便可
以保住。

  所以,今日李察也想談談,周公制禮作樂,是不
是可以「移風易俗」。至於另一個較次要的問題才是:
以周公一人或者一個統治集團的能力,是不是可能制
作出甚麼好的「禮」和「樂」。
 
  這些問題,從前或者是因為權威在上,無法不苟
且同意。但今日的學者專家們,為甚麼同樣是想都不
想,便以為禮樂可以改換一個民族的精神面貌?
 
  問題是:到底是先有了一個好的精神面貌,才有
好的禮樂呢,還是先有禮樂,精神面貌便可以被統治
者隨意製造出來?
 
  如果更加深入一點去想,今日的讀者,必定能夠
分辨:精神和面貌,是兩件事。是先有精神,還是先
有精神面貌?是不是先要有了「心」,才有「風俗」
之可言?
 
  時代曲的流行,大約是在1930 到1970 之間。
這是剛剛去世的黃奇智說的。要研究時代曲,大約他
的書「時代曲的流光歲月」,是很好的參考。
  
  三十年代,是甚麼世代?那是兩次大戰之間的世
代。而中國人從滿清統治的噩夢中,似乎尚未或無法
醒來。那時,五四運動這萌芽的思想呼聲,還是幼嫩
非常。中國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從何處來,又要往何
處去。孔子的斷層,把中國人蓋了兩千年,滿清倒台,
但蓋子尚未揭開。
 
  而忽然之間,歐風美雨便吹過來了。
 
  我們的新時代的新音樂,便變成了「時代曲」。
後來,又變成了「粵語流行曲」。
 
  今日,我們翻開舊的時代曲,一種軟軟的,盲盲
的聲調,又再響起。這使我們想起甚麼?想起的,大
約是那時的女明星自殺潮。林黛之後,一年一個。虛
名和暴利之後,常是醜惡的鮮血。而這一種曲式品種,
大約,也會很快進入歷史的墳墓了。

  (附言:黃奇智先生是李察的好朋友。不少香港
文化人,見了李察掩面疾走,好像見鬼,唯恐沾染。
他是少數不會掩面疾走的文化人之一。忽然聽見好友
辭世的消息,難免傷感。好多話題,再要想講,都不
可以了。唯有網上留言,希望他在天上,能夠有所感
應。他是會上天堂的。他曾經用了好多心力,研究時
代曲。Youtube 上的小小片段,是他的珍貴留影。夾
在幾個時代曲女星之間,仍有英氣。讀者不妨細看。
黃奇智先生沒有結婚。一群文化人為他舉行喪禮,沒
有通知李察出席。錯過了一場喪禮,但心靈上的溝通,
是不會錯過的。)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5.16 香港時間:10:30pm)
(明天問題:)




Sunday, May 9, 2010




二十世紀,最悲哀是甚麼歌?

二十世紀,最悲哀是甚麼歌?
………………………………………………*李察
(問到底 No。7754 2010 0509 Sunday)

  今天是公元二千零十年。二十世紀,已經辭別了十年。這一個向下滑的時代,這一個使人憂鬱的時代,已經離開我們愈來愈遠。這一首名為Silencio(安靜吧)的歌,十年前第一次聽到,震撼非常。想不到,十年後的今日重聽,感覺仍是一般強烈。如果要李察選舉,這一首,必定是過去一百年來,最悲哀的哀歌。這一首歌,原來是隱藏在古巴某一間不知名的酒館裡的。有人去發掘了出來,讓即將消逝的那一百年,有一聲嘆息作為終結。

  或者,十年前和十年後唯一的分別,是十年前李察寫稿提到這歌的時候,只能紙上傳意,無法與讀者一起分享。今日,仍有小小麻煩。這歌的版權人,不讓其他網頁刊載。但仍可以把網址剪下,到youtube 中欣賞。而這Cd 已經流行了十年,相信,很多人家者已經有了。
 
  但是,你必定從未看過這歌詞的中譯。這是李察今天晚上,特別為最親愛的讀者修訂的。當你聽了幾次之後,也很相信,你就能用西班牙文去唱出來了。而你的淚水,也會跟唱歌的女歌唱家Omara Portuondo一起滴出來了。就讓我們的所有憂鬱,都跟著這一點淚水,共同蒸發吧。因為,真正明白的人,是永遠不會憂鬱的。




"Silencio" 歌詞
那唐菖蒲和玫瑰,還有白色的百合,都安睡在我的花園中。我的靈魂,是這麼樣的憂傷沈重,但我只希望把痛苦隱藏。怎能讓花兒們知道,生命給我的折磨?要是他們知道我是多麼痛苦,他們會一起哭。安靜吧,讓他們沈睡吧。唐菖蒲與百合花,不想他們知道我的悲傷。因為,如果他們見到我哭泣,他們會傷心得死去。


「樂滿夏灣拿」中,Ibrahim Ferrer 與 Omara Portuondo 合唱 。






(以下網址,請剪下來,放進網址欄,就可以聽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VzsT5OswHk&NR=1

Performed by: Ibrahim Ferrer
Written by: Rafael Hernandez




Duermen en mi jardin
las blancas azucenas, los nardos y las rosas,
Mi alma muuuuy triste y pesarosa
a las flores quiere ocultar su amargo dolor.

Yo no quiero que las flores sepan
los tormentos que me da la vida.
Si supieran lo que estoy sufriendo
por mis penas llorarian tambien.

Silencio, que estan durmiendo
los nardos y las azucenas.
No quiero que sepan mis penas
porque si me ven llorando moriran.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5.8 香港時間:午夜)
(明天問題:)




Sunday, May 2, 2010




甚麼是音樂的「忘形」境界?

2010.5.2. 讀者分佈圖


甚麼是音樂的「忘形」境界?
………………………………………………*李察
(問到底 No。7747 2010 0502 Sunday)
 
    星期天籟


  李察只能就一個欣賞者的角度,探討這個問題。
歡迎有實際經驗的朋友加入探討。如果能夠寄來自己
的演繹,(用youtube即可),也能放在此處,讓大家
一起探索。
 
  到底「忘形」是怎樣的?
 
  練習書法的朋友,必定知道。而任何一個會寫字
的中國人,都可實驗。
 
  首先,當然你需要寫大一點的字,才有這種體會。
大約是兩吋見方,或者是四吋見方,效果就是很明顯
的。而寫這樣的字,你需要用一枝毛筆。如果沒有毛
筆,只能用箱頭筆,效果要試試才知道。
 
  一個中國字寫出來,要怎樣才算是「美」呢?李
察以為,中國書法,不可以離開文字的內容訊息。如
果你寫「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你心中的
某一種﹁意」,可能在書法中呈現出來。這一種的
「意」,未必一定是很切實的「意思﹂,也未必是甚
麼特殊的、具體的內容。可能是比較抽象,亦可能全
面反映你自己的整個的人格。
  
  又或者,你所寫未必是上面這樣哲理的兩句。你
只想寫「身體健康」、「新年快樂」這樣的句子。其實,
也是一樣的,也能夠真的把你的健康情況,甚至快樂
不快樂的情況,顯露出來。
 
  實驗的時候,可以播放音樂。
 
  你會驚訝的。怎麼,你的運臂、用腕,竟然跟音
樂相連了?指揮家明明只是在指揮音樂,你發覺,原
來指揮家不但是在指揮音樂,更是正在同樣的指揮著
你。你發覺,原來每一筆,都是與音樂結合的。
 
  信不信呢?在第一流指揮家的棒子底下,你的字
會寫得好些。在第二流指揮家的棒下,你的字會差一
些。以上,是第一個實驗。這是很容易做的。今天晚
上,就可以試。如果有空,請把你的字,和你選的音
樂,電郵寄給李察。
 
  第二個實驗,是「忘形」實驗。
 
  李察的想法是,寫字的時候,要把字形忘了,字
才會寫得好。有一次寫「心無掛礙」 四字。寫「無」
字的時候,心裡想著,上次寫的不錯,今次何不照著
上次的字形,把無字下邊的四點,寫得緊一些。這樣
一想,就不是忘形了。字形已經從字的內容裡跳出來
了,字當然也就寫壞了。
  
  還有一個更加奇怪的效果。有時,太過全神灌注,
就連很普通的筆劃,都竟然忘記了。有一次寫到「盈」
字,因為過份用心,又不想看稿,偏偏就是忘記了「盈」
字應該怎樣寫。寫了一個「夃」字,下邊的「皿」字
就忘記了。心裡空白一片,想不到怎樣把這字寫出來。
就好像演奏家,忽然忘記了曲譜那樣。
 
  看,這一種心理程序,是不是相同?寫字和演奏
音樂,是不是很多地方相通?
 
  你需要的,是直接跟文字的內容溝通,利用手上
的一管筆,把當中的「美」表達出來。所以,寫字的
時候,你需要把字形忘掉。但又不是完全忘掉,你還
要識得怎樣寫,才能夠繼續下去。寫字,完全是跟演
奏一樣的。你以為,可以抽點空,「看」一「看」稿
嗎?這樣,你的字,就失勢了。氣勢就會失去了。因
為,你寫的時候,心理上有了停頓,字也不會寫得好
了。
 
  或者,小小的難題就是這裡:你需要忘形,但又
不可以完全忘形。
 
  相信,這是入門的第一關呢。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5.2 香港時間:4:30pm)
(明天問題:)







Saturday, April 24, 2010




為何古典音樂必定光輝重臨?

為何古典音樂必定光輝重臨?
………………………………………………*李察
(問到底 No。7740 2010 0425 Sunday)
 
  星期天籟






為何古典音樂必定光輝重臨?
………………………………………………*李察
(問到底 No。7740 2010 0425 Sunday)
 
  星期天籟


  回想起來,這是二十七年前的往事了。那時,李
察的父親剛剛過世不足一周。李察獨自一人,駕車在
香港中區的馬路上走。車上,就正在播放莫扎特的安
魂曲。第一句,是十分緩慢的弦樂。跟著,就是一段
異常激烈的銅管。好像破鑼似的聲音,忽然,就把人
的眼淚逼出。這一段音樂,李察永遠都不會忘記。到
底,那近似破鑼的一下聲音,是何種樂器呢?是自己
收音機的音響不好,或者簡直是喇叭的紙盤爛了,產
生了這種效果?還是那樂隊專門製造出來的效果?那
時的揚聲器,是用紙造成的。是不是這紙破爛了?

  從這一刻開始,李察開始留心安魂曲的各種版
本,先後聽了不下數十種。還到那時最大的HMV 店
去,逐一隻cd 拿來聽。始終找不到那一下破鑼似的
聲響。
  
  到底,這破鑼之聲,是甚麼樂器?震撼是那裡來的?
是不是我們時常在銅管樂隊中,常見的巨大喇叭?那
是甚麼名堂的家伙?問了好幾位音樂行家,都沒有人
說得出。後來,還是另一位熱心的小伙子,為李察去翻
查樂譜,原來,不是其他,而僅僅是四支伸縮號!
 
  甚麼?伸縮號也能造成這樣的效果?這幾乎是不
可置信的。
 
  要到了很久很久之後,李察才漸漸的明白到,那
一種所謂的「效果」,不是樂器造成的。而是一群人
共同造成的。這一群人,第一位就是自己。當時的心
情,是最佳的接收時刻。第二才是當時那位指揮。所
謂「效果」,其實是樂曲中的節奏、旋律、心意、靈
魂!至於第三者,就是那整個的樂隊,特別是那四位
吹奏伸縮號的好手了。而李察也深深相信,這一下聲
響,已經把這一整群人,包括了自己在內,同時帶入
了永恆。如果此刻的你,也有一點心情,不妨試聽這
you tube 中的片段。李察向你保証,這是到目前為
止,世界上最好的演繹。沒有任何一個其他版本的演
繹,是比這更好的了。所以,除非是你窮得沒有錢吃
飯,這一張DVD 是非買不可的。請記著Karl Bohm 這
個名字。唯有他,有這種至高的靈性心,可以把莫扎
特的精神重現。
 
  文首的題目是,為何古典音樂,必定光輝重臨?
為何種種惡劣的現代流行曲,必定有掃落平台的一
天?這是肯定的。因為,在人生歷練之中,有一件事,
是永遠不可能迴避的,是每個人都必須親歷其景的。
這一件事,就是叫做「死亡」。而這是挽救人性的最
後,也是最有效的力量了。未必是「古典」音樂會光
輝重臨,因為,音樂的形式,始終是會變化的。但人
心不變,人性的輝光永在。總有一天,我們的宇宙污
穢,都會一掃而清的。
 
  讓我們為未來的新音樂歡呼吧!


2010.4.25

Are you here with us?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4.25 香港時間:1:30pm)
(明天問題:)




Sunday, April 18, 2010




音樂因何墮落?

音樂因何墮落?
………………………………………………*李察
(問到底 No。7733 2010 0418 Sunday)


Music and Drugs and the fall of everything

Why?




音樂因何墮落?
………………………………………………*李察
(問到底 No。7733 2010 0418 Sunday)
 
 
  從皮禮士利的溫柔,到披圖士的激烈,上
周已經欣賞過了。

  其實,他們到底是否很不同呢?可以不可
以說,那就是一場音樂的「革命」呢?
 
  到樂與怒出現,帶出來的,表面上是憤怒,
事實上是墮落。毒品已經滲進了青年人的生活
之中。
 
  而更厲害的毒品,尚在後面。那是知識份
子的毒品,他們追求飄渺太虛的感覺,以為心
靈的解脫,就是在藥物裡。
 
  音樂因何墮落?
  
  答案並不簡單。因為,音樂的墮落,就是
文化的墮落。而文化的墮落,來源只有一個:在
物質與心靈之間失衡,只識得從外面看,就只
能看見物質的表面。
若是這樣的講法,還是抽象。則更加簡化的答
案,就只有一個:錢。

  萬事皆由錢作怪。不對的。不是錢自己在作
怪,而是人的觀察錯了。當人們眼中只有物質,
就是這樣。
  
  所以,音樂的生路,只有一條:回歸到文化
的基本起點去:那也是只有一個字的起點:就
是:「愛」。

而愛也是很簡單的。把眼光從鏡子移開去。
不要只看自己,就是了。

眼光看到大眾,看到他人,看到那窮困者,
看到那受傷者,看到那可愛者,音樂的路,就
回歸。

Yes, lets get back to BACH




附錄:李察舊稿

7679 文化更新,是否可能 2010 0223

  
文化更新,是否可能?

  文化上的更新,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價值觀念
上的更新。第二方面是思維技術方面的更新。
 
  西方文化的路是錯的。第一是價值觀念上的錯。
自從工業革命以來,西方文化的主流,是否定靈性的。
沒有宗教信仰,表面上看不出甚麼問題。但是,這就
是唯物主義的基礎。而唯物主義,是以物質決定人與
人之間的關係的。所以,西方的問題,是人與人之間
欠缺了愛。因為,愛不是從學術推理得來的。愛是人
的根本靈性之所在。唯物觀點泛濫的地方,愛就是浮
的。
 
  這一種價值觀念上的偏向,影響所及,第一是蘇
俄和社會主義中國。第二就是日本和其他的邊際國
家。馬列主義,是西方文化的左翼。而二次大戰中的
德國和日本,是西方文化的右翼。今日的情況,表面
上有變化,左翼和右翼,都向中間靠攏,但是,西方
文化的主體,仍是否定靈性的。
  
  西方文化的路,第二方面是思維技術上的偏向。
西方無法從內在觀點研究問題。西方學術,永遠只能
從分析和切割方面入手。至於中國人,雖然擁有了優
秀的傳統,但是,中國人的傾向,卻是採用西式思維,
學了西方外在分析的那一套。中國人的傳統方法,並
未能夠好好發揚。
 
  最近,全球注視的焦點是各種危機。而最為人所
注視的,卻只是經濟危機。日本的豐田事件,可能是
很有代表意義的。日本自從明治維新以來,積極學習
西方,上述兩種偏向,全部採納。
 
  問題是,就算是日本人自己能夠看到問題所在,
但是,文化上的徹底更新,機會卻是接近於零。
 
  而文化更新,未必與政治制度相關。細心的觀察
者,或者已經有結論:日本人未必可能徹底更新自己。
那麼,美國人可能嗎?
 
  美國文化,能否走上更新之途?
 
  答案,恐怕是很不樂觀的。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4.18 香港時間:4:00PM)
(明天問題:)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Saturday, April 10, 2010




狗的生活有趣不有趣?





2010.4.11.














/////////////////////////////////////////////////////////////


狗的生活有趣不有趣?
………………………………………………*李察
(問到底 No。7726 2010 0411 Sunday)


上周聽了一句 John Lennon 的名言:

A dog's life ain't no fun

今周發現了,原來,Elvis 早己有回應:

((((嘻嘻你的意樣見怎樣?))))

(((或者你也想寫一首你的歌?))))

((((你是狗還是人?????)))))





A dog’s life by Elvis Presley





If I had my life to live over
I know just what I'd like to be
A pampered pet of a rich brunette
Sitting on my mama's knee
Someone to love me
Someone to care
Rubberduck dubble little fingers through my hair
I need a dog's life
What a life, 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If I had a bone to be picking
A picking chicken or a steak
Curled up there in an easy chair
Man, that won't be hard to take
I'll always be faithful
That's what I'd be
Never bite a hand that feeds me, no siree
Just lead a dog's life
What a life
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I'd find me a pink little poodle
And lose my noodle over her
I chase her 'round all over town
Just to ruffle up her fur
Nuzzle her muzzle
A hole in her paw
Greatest case of puppy lovin' you ever saw
It's called a dog's life
What a life
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You heard me say it now
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A hard day’s night




t's been a hard day's night, and I've been working like a dog
It's been a hard day's night, I should be sleeping like a log
But when I get home to you I find the things that you do
Will make me feel alright

You know I work all day to get you money to buy you things
And it's worth it just to hear you say you're gonna give me everything
So why on earth should I moan, 'cause when I get you alone
You know I feel okay
When I'm home everything seems to be right
When I'm home feeling you holding me tight,tight,yeah
It's been a hard day's night, and I've been working like a dog
It's been a hard day's night, I should be sleeping like a log
But when I get home to you I find the things that you do
Will make me feel alright

Owwww


But when I get home to you I find the things that you do
Will make me feel alright
When I'm home everything seems to be right
When I'm home feeling you holding me tight,all through the night,yeah

It's been a hard day's night, and I've been working like a dog
It's been a hard day's night, I should be sleeping like a log
But when I get home to you I find the things that you do
Will make me feel alright
You know I feel alright
You know I feel alright...







Charles

Sunday, April 4, 2010




有人寫得比約翰連儂更好嗎 ?

有人寫得比約翰連儂更好嗎 ?

………………………………………………*李察





you can shine you're shoes
and wear a suit
you can comb your hair
and look quite cute
you can hide your face
behind a smile
one thing you can't hide
is when you're crippled inside

you wear a mask
and paint your face
you can call yourself
the human race
you can wear a collar
and a tie
but the one thing you
can't hide is when you're
crippled inside

well now you know that your
cat has nine lives babe
nine loves to itself
but you only got one
and a dog life ain't no fun
mamma take a look outside.

you can go to church
and sing a hymn
judge me by the color
of my skin
you can live a lie until you die
one thing you can't hide
is when you're crippled inside.

有人寫得比約翰連儂更好嗎 ?

………………………………………………*李察

(問到底 No。7719 2010 0404 Sunday)   



很難找到比約翰連儂更好的作曲家了。但很難不
是沒有。時間只是過去了五十年,新進的作曲家,一
定已經存在的,只是我們不知道。

   很難找到比他好的人,是有原因的。

   而且,原因是只有一個。大多數的失敗者,大
多數很有天才的失敗者,都是掉落到同一個陷井中去
的。

多數的作曲家,當他們拿起吉他的時候,心中
想著的,就是怎樣討好。而企圖討好觀眾的作曲家,
必定是走上了煸情、向下、感官、物質、色情的邪路
上的。Cripple, 就是 cripple 在這裡。

   李察曾經引述Verdi的話。

  ■ 具有天才的學生,一旦他洞悉了藝術的秘奧,
他的成就絕無人再能駕御。

  ■ 一個作曲家必須以毫無恐懼的表現個性為第
一要義。......災難是所有這些年輕人的作品都是恐懼
的產物。每個人在寫作時都過份謹慎,他們主要的
觀念就是避免觸怒群眾,冀能獲得評論家的青睞。

  ■ 藝術如過度思考(我是說過度)就會扼殺靈感。 

  李察相信,他已經把一生中最重要的經驗說出。
任何人,倘能把這話聽進去,一定得益。

  你能真心聽得進去,你就是有希望的作家。

(順道,也請問某位讀者一聲:為甚麼不回信呢?
Richard Si 先生費了這麼大的勁,給你寫回應,你卻不
回答。是不是不敢面對自己?) 

  昨天,提到了《西遊記》中很有用的一句話:

  「舉世無人肯立志」。

   這也是今時今日的相同現象。作曲?作文?作詩?
這是會餓死的。所以,沒有人肯做這樣的傻事。就算是有
人肯作曲,也只想到要寫暢銷的,一夕成名的,能夠賣錢
的曲。有人能夠看到社會潮流嗎?有人敢逆向而行嗎?

   其實,餓死也不算甚麼。飽死,同樣也是死呢。而
且是會死得毫無意義,死得輕於毫毛呢。
(and a dog life ain't no fun)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4。4 香港時間:5:00pm)

(明天問題:)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Saturday, March 27, 2010




古典音樂的前途如何?

古典音樂的前途如何?
………………………………………………*李察
(問到底 No。7712 2010 0328 Sunday)
 


古典音樂的前途如何?
………………………………………………*李察
(問到底 No。7712 2010 0328 Sunday)


上周提到一個很不好的現象:學琴的人多,但愛樂的人少。
許多學琴者,學完了琴,好像抒了一口大氣。以後,便
永不接觸了。

到底是出了甚麼問題?

到底古典音樂的前途如何?

李察相信,這問題,是未必可能從個人身上看到的。
必須要看到人類的前途,才可能看到個人的前途。

近代世界,也有不少有希望的音樂家。包括了
Andrew Lloyd Webber, 和 John Lennon,
還有寫作 les miserables 的作曲家 Claude Michel Schonberg
與及寫曲詞的: Herbert Kretzmer 等人。


只是,他們的努力,比起日益向下走的音樂世樂,
卻有無力挽狂瀾的感覺。(馬師曾的曲詞)

但願所有的有志之士,都挺起胸膛來,寫!寫!寫!

我們的時代,需要的是創作,而不是埋頭在技術裡出不來的、潺弱的
、蒼白的、牛角尖裡的弱者。

且讓我們共同祷告:不是祈求天降英才,而是天降聖靈,就降在
我們自己的身上。

讓我們都挺身而出。



李察謹告


Where are you?

Pun's Comment:

Pun's Comment:


Subject: 年年歲歲歌相似
To: academy2008@hotmail.com

聽完某人彈chopin prelude

其中op.28 no.16 算是一塌糊塗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nvvcGeFQmQ&feature=related) (5.4)

(reference:http://www.youtube.com/watch?v=UbU_N102vIY&feature=related)

他錯過了發展技術的階段,我想他一定為此事感到懊惱

不知練op.28 no.16 時流了多少眼淚,最後都係彈唔好.

他批評李雲迪,我想是出於嫉妒;他說受不了rachmaninoff的音樂,我覺得是遁詞

睇傳雷家書,發現傅雷對liszt b minor sonata 的睇法 : ..不感興趣,只覺得炫耀新奇,並無真實感情,浮而不實,沒有深度.....不過這一類風格,對現代的中國青年鋼琴家也許倒正適合......

你近日講朱元璋,令我想起金庸的袁祟煥評傳



---------

李察的回應:

李察沒有詳細研究過你提及的鋼琴家。他是否「錯過了發展技術的階段」,也不能肯定。至於你說
他「嫉妒」、或「遁詞」之類,是屬於主觀見解了,人家未必是這樣想的。




A new comment ......
...................................by Richard Si

richard has left a new comment on your post "回應":

I am not sure sir you understand my intent so I will say it right here: I am speaking on behalf of myself, and meanwhile not commenting on specifically your case (on issues of artistic excellence and assessing various orders of value by it) I am nonetheless thoroughly intrigue by your rather rash response towards Leechard's post.

Think back awhile ago wishing I could respond to you personally earlier, I can only regret if I could type my opinion here instead:

If you have suggested Alkan to us readers, perhaps you have heard of Sorabji. Meanwhile they all are masters, it is rather unfortunate that very few have heard of them nowadays.

They are similar to Liszt in his age, serious musicians with a progressive (or so they have convicted themselves) outlook to artistic expression.

My point is this: meanwhile the pursuit of perfecting technique is important and moreover indivisible to the overall requirement to achievement, the understanding and epiphany towards the idea itself is equally important. (as have written in Leechard's article regarding the way to master Zhuang Zi's ideals)

Your initial comment towards Leechard that (as to the best of my understanding) anyone can achieve similar emotive (?) and sensational wisdom if they can get themselves into relationships (?), and by its experiences (hopefully not intentional) you too, can achieve that ripening of the soul.

This is precisely what Leechard has commented on: 問題是,技巧是不是真的這樣重要?而你以為「容易」的靈性修為,就真的是這樣容易?從技術這道門,
能夠進入那無限崇高的殿堂?(directly quoted from his article)

Now as far as I can see, I can only sense Leechard's question more like an advise, a suggestion: however your response are much more argumentative:

5.我唔知你所謂的'靈性修為' ,
作為你多年的讀者,我只有勸你寫野'實際'一點;
近日發現了一本書:黑白溢彩-荷洛維茲的藝術
這作者的風格'實際'得多,望你學習

Now I happen to read the book too (happened to picked it up at Toronto where the author resided), and thoroughly enjoyed its contents. My question however is this, let us suppose you have the time (and paid the respective effort, let us assume) of Horowitz himself: does that have anything to do with YOUR personal achievement?

My next question is this: suppose you have achieved the same technical and artistic mastery of Horowitz: Which way is more preferable, Alkan, or Sobraji? I would assume you would know plenty of other musicians whom by the flow of time faded into obscurity. Just wondering about your thoughts, that's all.

Hopefully I can hear from you, but I suppose This is not exactly the place to discuss matters like these, especially hijacked from Leechard's space. My apologies.

Richard Si

Saturday, March 20, 2010




何以 學琴的人多,愛樂的人少?

何以學琴的人多,愛樂的人少?
………………………………………………*李察
(問到底 No。7705 2010 0321 Sunday)
 



----------------








----------------




  相信這不止是香港一地的現象。無數小孩子,在
父母和教師的敦促下學琴。一學就是十年八年。其中,
當然不乏有成就的,但更多的人,學完了,考完了,
就永遠不再觸摸鋼琴。連聽都不聽,只聽流行曲。
 
  到底是甚麼原因?
 
  有人說,是教育制度的問題。亦有人認為,是鋼
琴教師的問題。只有很少人想到,古典音樂本身,也
出了問題。
  
  自然,李察不是正途音樂學者出身,比李察有學
問的學者多的是。他們更有資格發言。李察只能寫一
點個人體會。
 
  而古典音樂,也不會是一帆風順發展的。比較一
下,莫扎特和舒伯特,是不是跟李斯特與華格納很不
同?
 
  李斯特的性格,比華格納單純得多。他的取向,
也完全跟華格納不同。把兩人相提並論,又或者會觸
怒崇拜者。
 
  李察只能感覺,李斯特太過傾向於磨鍊技巧。他
比較上沒有那麼注意靈性。一首曲子,到底是真情表
達,還是只顧技術,一念之差,就是不同道路。
 
  當然,音樂也不能只顧靈性。如果只許聆聽單一
的中世紀宗教音樂,相信更多人會掩耳疾走。
 
  音樂也如同文學一樣。唐詩、宋詞,時代變化,
各領風騷。十八世紀的音樂,不可能永遠是風格不變。
而音樂的變化,是追隨文化的變化而變化的。當文化
傾向反智,當文化傾向色慾,當文化失去方向,音樂
不可能例外。
 
  如果我們希望有好一些的未來音樂,前提是要有
好的思潮。人們的靈性上升,音樂也會上升的。
 
  古典音樂,有好的成份,也有不好的成份。而技
術是迷人的。當偶然有人能夠克服若干技術難關,就
會引來采聲一片。只是不要誤會,這一會子就過的喝
彩,就是真的共鳴。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3。20 香港時間:6:00pm)
(明天問題:)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Wednesday, March 17, 2010

回應

1.係Brahms唔係Brahm

2.弄傷手指的是Schumann,唔係Brahms

3.我冇話從技術這道門,就能夠進入那無限崇高的殿堂
我只知道技術不可或缺,

4.vladimir horowitz 20歲之前都係日練夜練,
但佢仍彈到有生命力的音樂:上youtube聽下佢ge mozart sonata ..etc
(當然,除左練琴,佢都有睇經典,研究美術等)

5.我唔知你所謂的'靈性修為' ,
作為你多年的讀者,我只有勸你寫野'實際'一點;
近日發現了一本書:黑白溢彩-荷洛維茲的藝術
這作者的風格'實際'得多,望你學習

6.我開初的動機是批評你對liszt的看法,由始至終我都冇問題
所以你不應該以'你的問題,其實是十分典型'作開頭.

Sunday, March 14, 2010




要用幾多小時練習才好?

要用幾多小時練習才好?
………………………………………………*李察
(問到底 No。7698 2010 0314 Sunday)
 
 
  收到一封沈痛的來信。是讀者Chasn Pun 寫來
的:
 
  我是學鋼琴的,我覺得光是技巧這一關就夠難
了,唔信你去試:花十數年的光陰,每日風雨不改,
用兩至三小時甚至六小時 去彈些純練技巧的東西。
未親身經歷,你唔會明白。到你明白的時候,你就會
覺得那些什麼「高貴,聖潔,浪漫,英雄氣質和犧牲
精神」 實在太容易了: 只要看過一些經典的作品,
拍幾次拖,失幾次戀,經歷親人離逝的傷痛和人事上
的扞格就自然了解。
 
  世上沒有完美的作品,一首作品在聽過五、六十
次之後你總會找到「弱點」
 
  最後 向你推介一個作曲家 Alkan 的作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K0YwLvUVh4
 
  希望你可以打開這扇門,進入鋼琴音樂的世界。
 
====


親愛的Chasn pun


  你的問題,其實是十分典型,也十分重要的。李
察雖然是鋼琴的外行,但也有一些朋友,是職業的高
手。他們告訴李察,在許些音樂學院中的學生,是怎
樣「苦練」的。許多人每天練習到深夜,不少人練成
了精神病,也有不少因為練習失當,從此永遠不能再
練習的。記憶中好像就是Brahm 。他為了練習技術,
用幼繩子縛著中指,單練其他的手指。結果造成了永
久的傷害,以後,連彈琴也不可以了。

  問題是,技巧是不是真的這樣重要?而你以為「容
易」的靈性修為,就真的是這樣容易?從技術這道門,
能夠進入那無限崇高的殿堂?

  而另一方面,是不是進對了門,也是很重要的。
例如李察多次提到的Pablo Casals ,他在幼時,偶
然「發現」了巴哈的六首無伴奏練習曲。就憑他當時
的水準,已經知道了這是非同小可的作品。他投入去
練習,持續十多年的努力練習,一個宏美的世界,就
在他的心裡形成了。到他打開門出來,就是震驚世界
的一流高手。世界上,迄今為止,沒有一個人比得上
他。

  如果你回過頭來想想,如果他所「發現」的不是
巴哈,而是一個三流音樂老師硬塞給他的乾澀琴譜。
他只是為了某一個不現實的夢想,以為這就是門路。
結果如何?

  讓李察告訴你,這不止是某少數幾個人的遭遇,
而是音樂世界的不幸岐途。古典音樂之所以式微,青
年人之所以一窩蜂去玩流行音樂,這也是原因之一。
古典音樂,也如同任何其他藝術一樣,有自己的生老
病死程序。如果某一個項目發展到式微,就很容易走
上唯技術的道路。而唯技術是一條死路,裡面,只會
讓本來有生命的靈魂乾死。以李察的不成熟想法,與
其困在技術裡出不來,不如試問自己,許許多其他的
所謂「小曲」,到底是否已經彈好了沒有?小曲裡面
的靈魂,是不是活的?能否以這樣的小曲,感動音樂
會裡的聽眾?


後面找來的,是部份李察的舊稿,略經剪接的。裡面,
可能看到莊子思想中的一個部份:技術。

希望你有所感應。 

李察謹上

========================================
附錄:



 莊子技術,可以應用在幾乎一切方面。無論政治
經濟、科技醫學、音樂繪畫、體育競技,都能用得
著。
 
  但是,莊子技術卻不是人人可能掌握的。能夠
掌握莊子技術的人,永遠都是少數中的少數。
 
  莊子技術,好比射擊的技術。
 
  很容易忘記,射擊的最重要因素是甚麼。雖然
這是人人知道的,但也是很容易忘記的。
 
  首先,你要有一把鎗。鎗就是你的靈感啦,學
問啦,等等。但有了鎗,仍是無用。你必須要有彈
藥。彈藥就是你的內涵。沒有內涵,就算是有鎗,
仍是無用的。必須要等到你有了鎗,又有了彈藥,
你可以有資格鑽研莊子技術了。  
 
  心急的人,都希望立刻知道莊子技術是甚麼。
也大約,他們都知道內涵是更重要的。他們會把百
份之九十的精力,投放在內涵之中。只用百份之十
的精力,鑽研技術。
 
  但是,最困難,也最容易引起誤會的地方,也
在這裡。這裡所謂的十與一之比,僅只是比喻。絕
不是叫一個鋼琴學生放棄每天九小時的練習時間。
倘若是有一個太天真的人,真的每天用了九小時去
研讀甚麼哲學啦,藝術啦等等項目,而每天只用一
小時去練 琴。那肯定是不對的。
 
 
 
 
 
  莊子技術,共有兩部份。
 
  第一部份是右腦範疇的「用神」的技術。第二
部份是左腦範疇的「進入」的技術。
 
  先說第一種「用神」的技術:
 
  莊子認為,人身體上的工具共有兩大類,一類
是「官」,例如眼耳口鼻或者手腳之類的肉體器官,
另一類是超乎肉體之外的「神」。
 
  一般見識,都以為「官」是重要的。眼耳口鼻
是直接的感覺工具,誰能忽略?而俗世幾乎一切的
教育機構,都只是訓練你使用「官」。舉一個例:
有許多學鋼琴的學生,每天苦鍊許多個小時,都是
「官」的訓練。完全忽略了「神」的培養。
 
  莊子認為,更加重要的感覺工具是「神」。
 
  在「庖丁解牛」一章中,庖丁是刀法犀利的好
手。利刀宰牛,好像舞蹈,三兩下,整隻牛就一種
近乎完美的音樂節奏中解體。觀眾看得目瞪口呆,
因為,沒有人想像得到,牛的軀體,竟可以分為這
許多精細的部份。更沒有人想像得到,解剖動作之
中,竟然蘊含了如此崇高的美,使人一再擊節贊嘆。
 
  更加使人驚異是庖丁的刀。他的刀,總是在不
知何處縫隙中進入。堅硬牢固的牛皮,不費吹灰之
力,自然分開。觀眾以為,這刀一定是寶刀,或者
暗藏某種電動機械裝置。但是,這刀只是普通的刀。
庖丁的技術,使這刀一點都不受損傷。因為,庖丁
不需要砍伐折斫,庖丁了解結構,找到空隙,伸刀
進去,牛就輕輕「解」開了,如同解開衣裳的扣子
一樣。
 
  俗人用刀,亂砍亂劈,很快就鈍。但這位庖丁
的刀,十九年仍好像新的一樣。
 
  庸俗的偽莊子,因此以為,這故事的寓意是養
生之道。以為莊子只是教人趨吉避凶,保護自己,
不要硬碰,好像保護屠房裡的屠刀一樣。屠刀可用
十九年,而養生得好,這臭皮囊也可活九十年。
 
  但莊子的旨意,卻並不在此。莊子只是為我們
提供了兩種技術:一種是「用神」的技術,另一種
是「進入」的技術。掌握技術的人,不須暴力砍劈,
在完美節奏中,愉快達成目標。
 
 
 
 
 
 
  甚麼是「神」?

  莊子教導我們:「以神遇不以目視」。這是甚麼
意思?庖丁解牛的時候,是不用眼睛的嗎?他只用
心神就夠了嗎?他是用心運刀,不是用眼看刀的
嗎?
 
  表面看,這僅僅是「視覺」和「感覺」的區別。
當要做任何事的時候,倘若你能夠區分這兩件事,
你一定勝人一籌。如果你只能用「視覺」去打字--
--則你的打字技術,必定有限。你能用「感覺」去
打字嗎?打字尚算是粗淺的。從藝術書法角度看,
你能用「感覺」去寫字嗎?書法家王羲之,大約也
是用「感覺」而非「視覺」去寫字的。「官」和「神」
的區別就是:「官知止而神欲行。」這句話,勉強
繙譯出來,可能會失去其中部份深刻喻意:「使用
外在感官的時候,感官是有限制的。使用心神的時
候,卻揮灑自如,流暢非常。」
 
  相信莊子的意思,遠不止此。「官」和「神」
的區別,也就是「內」和「外」的區別,也就是「心」
和「物」的區別,也就是「心」和「腦」的區別,
也就是「右腦」和「左腦」的區別,也就是「潛意
識」和「自覺」的區別,也就是「第一自我」和「第
二自我」的區別,也就是「人為」和「天然」的區
別,也就是.........這是一個超大的問題,但歸
結到底,也只有一個「神」字。
  
  內在閉塞的人,常常希望為「神」找一個定義,
或者,最低限度要寫出來一條公式,讓他們背熟了,
就能應用。而他們也很難相信,事實上,這公式已
經寫出來了。只是,他們看到,也等於是看不到。

  何謂「神」?

  我們必須肯定:「神」和「官」是一對的。兩
者是平衡的,是互補的,是缺一不可的。

  莊子說要用「神」去看,不要用「眼」去看。
 
  這是高層次的教訓。低層次的人,永遠不會明
白這句話。低層次的人,立刻抗議:「嘿嘿,不用
眼去看?你用布蒙上眼給我試試看!」
 
  但莊子只是微笑:「請用神去看。」
 
  李察想到一種實驗:持水競走遊戲。用眼盯著
水杯行走,很容易撥水出外。但如果不用眼盯著水
杯的水,眼只看前方,手定得多了,水也不容易撥
出來了。因為,理智不能計算水的擺蕩。不看反而
手定些。這是很容易的實驗,一試便靈。你立刻可
以知道:多用「神」,少用「官」,效果是甚麼。
 
  著名網球教練 Tim Gallwey 察覺學生們在打
網球時,總是在喃喃自語。每失球一次,就咀咒一
次:
 
  「你這笨蛋,你祖母都打得好過你!」
 
  他問學生在罵誰。學生答:「我在罵我自己
嘛!」
 
  這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我」和「我自己」,不是像有兩個人在對話
嗎?我和自己說話,有甚麼特別呢?由這一個啟發
開始,他發明了「第一自我」,和「第二自我」的
訓練方法。
 
  心理學者Thomas Blakeslee解釋,第一自我,
就是左腦。而第二自我,就是右腦,與及人的運動
技能和腦下方的平衡能力。左腦是專管邏輯和語言
的,和運動無關。是左腦在罵右腦,罵右腦的運作
太差。
 
  有甚麼辦法使左腦的功能暫時停下,只用右腦
打球呢?方法之一是在打球時唱歌。唱歌是左腦機
能,只顧唱,不會干擾右腦打球了。一下子,球員
的球技大進。這是一種很便宜,很簡單的操作。實
驗一下,你會立刻察覺區別的。只是,如果真的想
徹底了解,就要從根本處做了。而李察的經驗是在
寫稿時聽音樂。音樂不斷灌注,右腦活躍,寫作效
果奇佳。
 
  到底音樂進腦,或者唱歌的時候,是不是用左
腦?有待研究。是不是唱歌能夠抑制腦中的某一區
域,使打球的人,運動能力更好些?未來的心理學
家,肯定可以用一種儀器,偵測到大腦不同區域中
的活躍情況。
 
  Tim Gallwey 提倡使用「第二自我」打球。大
約他的「第一自我」是語言的左腦,充滿理智和分
析能力。「第二自我」才是潛在的能力。按莊子的
想法,用氣力、手臂的時候,是「官」。但是,用
潛在能力的時候,就是用「神」。打球的時候,不
必用眼死盯著對方的球,使用一種整體的感覺能力
會好些。
 
  這就是:「以神遇不以目視」。
 
 
 
 
禪宗所說的剎那就是永恆的經驗,可以用內在
的時間感覺去解釋。
 
  美國網球名將 Jimmy Connors 的經
驗:當他處在最佳狀態時,他的內心,會出現一種
慢動作的鏡頭。對方打過來的球,看起來變得非常
巨大,而且是以極慢速度懸在稀薄的空氣之中。這
樣的速度,他就能非常從容地決定如何對應了。幾
乎是要把球打向任何方向都可以。
 
  這裡同樣是有兩種節奏存在 。一是球飛來的
節奏,另一樣是自己內心的節奏。
 
   莊子說:「官知止而神欲行」,就是兩種不同
的節奏。
 
  速度有兩種。第一種是自己的速度,第二種是
對方的速度。所謂自己的速度,主要是自己的腦活
動速度。如果你的腦轉速快,你能感覺對方打來的
網球,好像慢動作,而且網球也變得非常大,在稀
薄的空氣中懸浮著,好像在等你那樣。練成此種感
覺的人,勝利的機會百分百。
 
  速度是相對的。你的腦運算快,便感覺對方慢。
一隻橫過馬路的貓,如果你從頭到尾觀察並預測牠
的動向,就會看得到,牠是慢的。相反,如果突如
其來在你的旁邊竄出一隻貓,就會覺得牠非常快。
其實是你的腦活動速度慢了。所謂「措手不及」,
其實是「措腦不及」。所以,第一是要訓練腦,第
二才是體能訓練。
 
  外在的感覺器官,始終有限制;只有心的感覺,
才是徹底的。這「心」的感覺,並不神秘。你走路
時,不必盯著腳,更無需盯著地。用筷子送食物進
口,亦不必盯著食物路向,不會錯送鼻孔裡去。打
球更不用盯著球。所用的是心,而非眼。用心的境
界,哲學而非技術。
 
  李察發覺,書本也是有節奏的 。書的本身,
有一種無形的敘述速度,看書的人,亦有一種閱讀
速度。有的書,你一直看,會愈看愈快,心跳加速。
另外的書,則可悠閒逐頁翻。能夠掌握兩種節奏的
讀者,看書,就是真正享受。
 
  問題是怎樣把自己的內在節奏,去配合外在的
節奏。前文所述網球手的「兩種速度」,其實質,
就是這內在和外在的兩種速度。
 
  欣賞音樂,音樂的節奏,和你的聆聽節奏,也
未必相同。要相同才能有所共鳴。兩個舞蹈者,在
相同的音樂節奏中,也需要達到相同的節奏感覺,
才能渾成一體。 若能分辨內外兩種節奏,就容易
明白了。例如,急迫時,能否用緩慢的內心節奏去
趕時間?時間愈急,內心愈定?當你演奏Paganini
或 Liszt的快板樂章時,能夠不能夠好像打太極
那樣,用一種緩慢的內在節奏去應付?你的內在一
拍,等於那匆迫的外在六十四拍?山中方一日,世
上幾千年。噢,這古老的中國人智慧,原來是有道
理的。
 
  趕路,趕時間,趕著完成某種大計,甚至只是
趕著去廁所。這時,你能否訓練自己,用一種異常
悠閒的內在心態,去對付那不容一線的外在匆迫?
這是不容易的,但也不是不可能的。
 
  賽車手 Jackie
Stewart 描述他自己駕車的經驗:高速行車,眼前
圖象,卻好像是慢鏡頭。每一急彎,圖象被內心用
慢鏡頭完美控制,好像用遙控器控制一部慢速車那
樣。他的腦,轉速高,道路圖象就相對慢了,賽車
在他手上,如意操縱。
 
  騎電單車的騎士,非常需要信心。飛車「片」
過非常窄的彎道,膝蓋和地面的距離,不足半寸。
沒有信心,就擦地完蛋。這是「神」的技術。同樣
原理,溜冰、打球、舞蹈,都是。如果交給左腦的
清醒「官能」指揮肌肉,肌肉便僵硬了。
 
  右腦運作,人不能清醒知道,卻能給人信心。
依賴自以為全部清楚的左腦,卻是信心全無。連走
路也不能。你平時走路,不是用理智走的,是用內
在的「神」去走路的。腦中發出甚麼指揮,無需理
會。但如果有個導演,命令你由舞台的左側走到右
側,你走的時候,姿勢就古怪不自然了。太自覺,
肌肉就不容易聽從左腦發出的指令。又例如,如果
你在某處大廈頂樓最危險的地方走,路面本來一
樣,但因為有了害怕的心,也無法控制自己,很容
易跌。
 
  前述的持水競走實驗,是很容易的,是人人都
可以做得到的。但是,在馬戲團高空的危險動作,
卻要經過嚴格訓練。
 
  「以神遇不以目視」,是很高的修為境界。有
一位賽車手,退休之後,以他從事賽車的經驗從商,
也得到很大成就。或者有人以為,商業和賽車是無
關的兩件事。其實是一樣的。任何行業,任何活動,
都有「神」和「官」的問題。以最鬆弛的心情面對
世界,順其自然,順乎本性去做,信心十足,就能
做得好。    問題是:甚麼才是「最鬆弛的心
情」?
 
  這又要回到問題的本來地方了。這就是你自己
的人生觀,世界觀,宇宙觀。你是否已經想通了?
你是否仍有畏懼心?
 
  讓我們舉一個唱歌的例子。大約唱歌是很容易
的,不會像飛車那樣危險的,是嗎?當然不是的。
 
  唱歌和飛車相似。摩托車手毫無顧忌的在急彎
中飛馳,再過一吋,就會粉身碎骨。高音也是一樣,
必須是毫無顧忌的抵達到那最高點。再高一分,就
會破金出血,聲帶破裂,甚至肺部也會受影響,從
此退出歌壇,甚至犧牲生命。但他們來去自如。
 
  女高音歌手Maria Callas 就是有些能耐。一
九五八年她在里斯本唱的一場《茶花女》,最高音
處是 Gioir 一字。聲音盤旋而上,到最高最危處,
內行人都聽得提心吊膽,深恐她從此失足,在台上
吐血。但她卻能輕鬆的飄滑過去,從一處高峰,又
飛往另一更高峰。
 
  本來,高音並無神秘。精鋼製成的三角鐵,隨
時都能敲出高音。神秘在於這種高音,是歌手用生
命唱出來的。歌聲帶來的靈性至美,不是「高度」,
而是「境界」。只要你有緣領會,從此之後,任何
高音歌手所唱,就都再不是味道了。你已經見証了
最高境界。這叫做「曾經滄海」。箇中經驗,和最
純真的戀愛,非常相似。如果你也曾真的「愛」過,
再看見那些淺薄男女的打情罵俏,就肉麻了。
 
  問題是:為甚麼高手們都毫無顧忌?為甚麼他
們並無畏懼心?明白的人,就己進門,就是高手。
 
  最後,還要略提一點:高手的毫無顧忌,是真
正內心得到領會的結果,那是經年累月的訓練成
果,是用血和汗建築出來的長城。青年人如果未有
那種體會,切莫輕於嘗試。切不要胡亂飛車,也不
要胡亂攀登高處,連唱歌,也不可以亂唱。
 
  因為,他們並不是盲目的無畏。而是看清楚了
其中的秘密。那就是「官」和「神」之間的秘密。
也就是「止」和「行」之間的秘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3。14 香港時間:8:30pm)
(明天問題:)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Saturday, March 6, 2010




李斯特難不難?

李斯特難不難?
………………………………………………*李察
(問到底 No.7691 2010 0307 Sunday)



Yundi Li Liszt Piano Sonata in B minor


















李斯特不像莫扎特,沒有莫扎特的高貴,聖潔。
也不像貝多芬,沒有貝多芬的英雄氣質和犧牲
精神。更不像蕭邦,沒有蕭邦的浪漫。但是,
李斯特卻是很適合表演的。華麗的音聲,會使
人一時迷惑。但是,只要細心聽去,特別是本
曲的慢版部份,他的弱點,便暴露無遺。

你會看到一個欠缺流動的創作者,當他發覺無
法再進的時候,怎樣用堆砌的方式,把他的旋
律勉強地推出來。這個時候,就是觀賞者被迫
退出,而無法投入的時候。

李察最近聽了青年鋼琴家王致仁在香港的演出。
又找來李雲迪的網上片段,一再聆賞,仍是無
法全神投入。平心而論,王致仁的演出,和李
雲迪的演出,都接近於無懈可擊的水準了。如
果仍有問題,問題就是在作曲家身上。

李雲迪向來擅長浪漫表達,但李斯特卻是不很
浪漫的。王致仁的表演,比較上更加率真、直
接一些。網上又看到,有人因為彈不好這曲子,
大嘆艱難。相信是的。這曲子的技巧部份,並
不容易。過得了技術的難關,你會發覺,你很
容易就會掌握李斯特的全部了。他己經屬於你
了,任你怎樣玩,都可以了。因為,李斯特的
全部,也都在這裡了。李斯特是沒有甚麼弦外
之音的。

Sunday, February 28, 2010




舒伯特怎樣寫《聖母頌》?

舒伯特怎樣寫《聖母頌》?
………………………………………………*李察
(問到底 No.7684 2010 0228 Sunday)
 
 
  最近聽了舒伯特的德國彌撒曲(Schubert Deutsche Messe, D.872(German Mass)
指揮是Wolfgang Sawallisch, Chor & Sinf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這是一張值四顆星的Cd . 編號是 EMI CDC 7-47407-2
 
  這張唱片,非常動聽。指揮明顯是很有內涵的。曲中顯示的,未必是像莫扎特和貝多芬那樣的宗教熱烈情緒,只是很平靜的一種心靈感覺。或者因為,舒伯特不是天主教徒,他只是心裡相信。 
 
  問題是,像舒伯特這樣的一位教外人,怎能寫出像《聖母頌》那樣清純聖潔的歌曲。
 
  唱片附贈小冊子中的一篇文章,作者是 Arthur Scherle & Walther Durr。文中提到,舒伯特在一八二五年給他爸爸的一封信。

  他說:「人們都很奇怪,為甚麼我寫聖母頌會有那樣的虔誠感覺。這曲子,好像是每一個人都很感動,都會被引進深深的禱告之中。相信,這是因為我從來都不勉強自己去祈禱。只除了有時,強烈的奉獻感覺充滿了我,雖然我平時從不寫作這一類的宗教歌曲,但我一旦投入去寫,我所寫出的信仰便是真心的,而且是深深感到了的。」
 
  看了這幾句話,就會知道,為甚麼舒伯特能夠寫出像聖母頌這樣的歌曲。真心的人,是比較能夠接近那最高點的。

  這世界上,不肯祈禱的人有很多。但是,真心的人,一下子便跟宇宙主宰直接對話。

*click here for our choice of Ave Maria

*click here for some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 Mass.


唱片推介
★★★★
(Schubert Deutsche Messe, D.872(German Mass)
指揮是Wolfgang Sawallisch, Chor & Sinf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這是一張值四顆星的Cd . 編號是 EMI CDC 7-47407-2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2.28 香港時間:11:00pm)
(明天問題:)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Sunday, February 21, 2010




誰找到了夏康舞曲?

誰找到了夏康舞曲?
………………………………………………*李察
(問到底 No.7677 2010 0221 Sunda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njzS2XHNa0






謝謝隱名讀者寄來此段夏康舞曲。李察曾經找了很久找不到的。
真是最好的新年禮物了。(但這只是部分節錄,也可以看到其
中一部分的美感了。)



-------------------------------------------------------------

附錄: (不久前寫下的心得)
-------------------------------------------------------------


巴哈的秘密,有何重大意義?
…………………………………………………*李察
(問到底 No.7314 2009 0222 Sunday)

*星期天籟*

二十世紀樂壇的最重要大事,第一是重新發現了
巴哈的BWV 1004。這件事,有重要的象徵意義。意
義等於是人類在二十世紀是重新發現了宇宙的主宰。
第二是馬勒的出現和韋華弟的重臨,這兩個人,都在
二十世紀後期發出光采。第三是英瑪褒曼重新呈現了
莫扎特。沒有這部電影,莫扎特的整個人格,就沒有
那麼完整那麼明白。第四,是二十世紀誕生了約翰連
儂。 

音樂學者Helga Thoene 發現了巴哈的秘密。三
百年前,巴哈利用音苻和調號的巧妙編排,把他自己
的名字和虔誠的心聲,嵌在樂譜Ciaccona(即BWV1004)
中。這一首未破譯的曲子,在地球上流傳了三百年。
到了今天,我們仍可以聽到許多不同版本的演奏。但
是,只有這在最近才破譯了的版本,最美,最完整,
最有震撼的張力。

秘密是一九九四年被發現的。巴哈用了一種特殊
的猶太Gematria數字方法,把許多詩句,嵌砌在一
首純小提琴曲裡。這些文字的詩,和音樂配合得簡直
天衣無縫。但如此天上至美之音,我們要到今日才聽
到。事實上,這是一種歷史的幸福。三百年來,第一
次有人類的耳朵能夠聽到。巴哈是為未來,也是為我
們創作的。他自己的時代裡,此曲從未演出過。

巴哈在曲中最激越的部份,採用了一位
Counter-Tenor 來唱。那是一種比普通男高音更高的
聲音。有人說,是用男人去唱女高音。聽的時候,很
難分辨,到底那是一把男人的嗓子,還是女人。聽很
多次,無法斷定是男人還是女人在唱歌。自然,這只
是事後分析。充份投入之時,是沒有這種細心分析的。
當時,你完全不會留意,是甚麼人在唱。因為,幾乎
絕對的和諧,己把你帶到一種很遠很遠的地方。一邊
是Countertenor 男高音的柔和假聲,另一邊是小提
琴激越的快節奏,協調天衣無縫。這種美,代表了人
類的高尚。到你稍為清醒,回來,才想到:啊,剛才
的感覺,是如此美妙。你會極珍惜音樂中的那一刻,
想到,那是最高的價值。用甚麼去換,都值得。

李察聆聽這曲子的經驗,許多年前已經說過。有
一次在運動場上緩跑,跑完散步的時候,一邊走一邊
聽。忽然發覺曲子極美,覺得自己好像上了天堂。覺
得人世間的一切,完全不值一得一顧。只有這種天堂
境界,才是最好的,最美的。李察生平所聽的音樂,
不可謂不多。但只有這一首有此感覺。

那是一種超越了一切的感覺。人間世上的所有界
線,包括男女性慾,包括金錢財寶,包括一切無謂的
爭執,都全無意義。只有這種超乎一切的博愛,才是
真的。

二十一世紀的人,可能真是幸福的。如果我們真
正明白了愛,如果我們學會了怎樣對待地球上一切的
人類,我們就可能真正進步。


(李察附言:最近看了香港芭蕾舞團上演的巴赫、芭
蕾(All Bach)。他們搬演了現代編舞家William
Forsythe 改編BWV1004 的舞蹈作品。看後相當失望。
他們把小提琴家Nathan Milstein的錄音拿來,剪碎
了,東一段西一段的拼湊,成為一段現代版的芭蕾舞。
現代派的大師,似乎已經無法了解人類感情。他們的
感覺,是片段的,零碎的,物質的,肉慾的。心靈裡
面的東西,全感受不到。李察相信 ,要等到這樣的
大師全部被有感覺的藝術家取代,二十一世紀的希望
才可能出現。)

參考:

★★★★★

*The Second Partita, in D minor (BWV 1004), Hillard
Ensemble and Baroque violinist Christoph Poppen:
Morimur, ECM records, LC-025116

Saturday, February 13, 2010




何謂「深度的歡樂」?




何謂「深度的歡樂」?
………………………………………………*李察
(問到底 No.7670 2010 0214 Sunday)
  










  或者,我們真的是很難想像,為甚麼連「快樂」也是有層次的。

  以上,第一片段的卡通,層次是很天真的。大約,這階段的歡樂,不會是深層次的歡樂。

  因為,真正的歡樂,是曾經遊歷地獄的人,才有機會看到的。

  就像未層經歷黑夜的人,怎會知道光明。

  而貝多芬的可貴,亦在此處。他是真的帶領我們,上天下地的周遊回來了。而只有這一種歡樂,才是徹底的、深度的歡樂。未曾享受的人,是很可惜的。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2.14 香港時間:2:00 pm)
(明天問題:)

Saturday, February 6, 2010




怎樣出席世界大賽?

怎樣出席世界大賽?

………………………………………………*李察
(問到底 No.7663 2010 0207 Sunday)
 





  上周提到音樂的「心力」問題。並非是更高的嗓
子,或者更有的琴鍵,就能有好的音樂的。
 
  以Maria Callas 為例,她就能毫無畏懼的,
一個高峰一個高峰那樣的飛越,就好像毫無畏懼心的
飛車手,完全一樣。
 
  到底為甚麼,她能全無畏懼之心?
  
  到底,人的無畏精神,來自那裡?
  
  就好像在崖頂的雛鷹。站在高高的岩石上,遲遲
不敢飛出去。慈祥的媽媽來到,在雛鷹的背上輕輕一
推,雛鷹就飛出去了。
 
  無畏心,是否就是如此簡單?
 
  莊子精神中,有所謂「上下左右前後」的三大平
衡。無畏心,屬於前後平衡。當前面的理想境界,是
這樣的美好,你切望想要前進,你要飛出去。這一個
願望,是極其重要的。如果沒有了這一種願望,一切
免談。
 
  但是,如果你沒有一對翼,又如何飛?
 
  所以,就來了上下平衡,左右平衡,有太多的問
題,迫切需要解決。
  
  或者,當Susan Gragham 受到邀請,在Edward
Kennedy 的喪禮上表演的時候,她並沒有想到,這也
同時是一項超越時空的比賽。她大約永遠沒有想到,
她這一次,唱得比Maria Callas 更好。也比 Luciano
Pavarotti 好,更比Charlotte Church 好。她那溫
柔的歌聲,不知如何的,就感動你了。好像死者不是
一個陌生人,而是你的真心摯愛。
 
  或者,我們也可能相信,如果她能唱得比以上諸
人都好,那就是說,暫時,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了。
 
  其實,這樣的比賽,不是每時每天每刻都在進行
的嗎?你不是正在出席一項世界大賽嗎?
 
  這一種感人的力量,不是單單一個無畏心可以解
釋的。這是人的全部。上下、左右、前後、內外,等
等的全部。這簡單的歌聲,就是你的技術,你的靈性,
你的性格,你的內涵,你的信仰,你的一切。
 
  當然,還有小朋友會得問:到那裡去找一雙翼?
  
  誰會忍心,把真相隱藏,不告訴她?
 
  是的。翼已經在你的心上了。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全文完>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10.2.7 香港時間:2:30 pm)
(明天問題:)